母亲1-19[全] 第四章
长篇H小说

作者:H小说吧     阅读:
收藏本书
(四)阿雄他们由早干到晚,经过这两场淫戏,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大家都没吃饭,我更是从早上到现在没吃半样东西,已经有些饿的支持不住;由其是阿雄他们三个,因干穴运动,应该会更饿才对,可是给绑成这样,能怎么办呢?就在我一愁莫展的时候,阿雄开口了「喂!龟蛋,你欠的五千元呢,到底还不还啊?」我说「可是…可是你们都已经…己经…」阿雄没等说完,就接口道「己经干你妈了是吗?干你妈是利息,你懂不懂,而且还浪费不少太我的精液,来让你妈爽,你还敢在那边吱吱歪歪,这些帐我都没和你计较,快点弄钱来,好去买些东西回来吃!快点!」「可是我没钱!要不,你们去我妈皮包翻翻看,可能有吧?」结果阿雄在皮包里找到一万多元,爽的他直叫「赚到了!」并拿出二千元,叫芭乐与铁龟一起出去买些好吃的回来庆祝
  芭乐与铁龟把衣服穿回就出去了。阿雄注意到还倒在地上失神的妈妈「美人!那就由我来帮你洗乾净了!干!真他妈骚的让人受不了!」边架着妈妈往浴室拖去。阿雄先把妈妈的丝袜、内裤与高跟鞋全部脱在浴室门口,接着就把妈妈抱起丢在浴缸里,然后拿着莲蓬头,以强力水柱往妈妈身上冲,微热的水温,让妈妈稍稍清醒的睁开眼,可是当她看到阿雄时,又闭上了眼晴,妈妈意识到,只要这个恶魔在的时候,就代表她的折磨、苦难还没结束。阿雄也发觉妈妈已经醒来,「坐起来,我帮你洗乾净,你倒成这样,我要怎么洗?如果你不想怀孕,就最好配合点!」妈妈本不想理会阿雄,可是一听到怀孕两个字,就忍着屁眼撕裂的疼痛,奋力的站起来,让阿雄替他擦洗发精、沐浴乳。阿雄轻轻搓洗妈妈的秀发后,唯恐沐浴巾过於粗糙,伤害妈妈娇嫩的肌肤,因此以毛巾代替,轻拭妈妈的玉体,当洗到下体时,阿雄突发奇想,要妈妈背过身,把屁股翘起来,妈妈知道,阿雄又要干她小穴,但屁眼实在疼痛,妈妈因此说道「主人!性奴的屁眼真的很痛,是不是可以…可以…」阿雄打断妈妈「叫你屁股翘起来你就翘,把你干坏了,我也舍不得,我会看的!」妈妈叹了口气,无奈的转过身,两手扶着浴缸边缘,把屁股面对阿雄的翘高起来。阿雄以莲蓬头把妈妈下体的肥皂泡冲掉,然后弯着头,发现屁眼处确实有些泛红,还有些微破皮的血迹「还好嘛,有些破皮而己,不要找理由了,我只是想把你下面洗乾净点,不插进去,怎么洗?」说着,就把巨屌对准小穴,靠着沐浴乳的润滑,一下就插入小穴,而因抽插牵屁眼的伤口,妈妈不禁「啊~痛~痛啊~求~求主人~放过~啊~痛~痛啊~」的哀叫,但随着阿雄慢慢加快抽插速度,妈妈的叫声也改变为呻浪叫「噢~嗯~喔~啊~痛~嗯哼~呜~痛~喔~」而就在妈妈的的浪叫淫声中,阿雄又再次射精了,只不过他怕把好不容易洗乾净的小穴又弄脏,因此在快射精时,就把鸡巴拔出,射精在妈妈的身上,而妈妈也累的坐倒在浴缸里,闭起眼享受微热水温冲在身上的舒适感。
  休息了一会儿,阿雄猛的想起屁眼还没洗,就用脚轻踢妈妈「喂!浪货!屁眼的精液还没冲掉,你是不是要这样留着里面呀?还不快起来?」妈妈怕痛,更怕阿雄一时性起,又无预警的再次干她屁眼,怯生生的问道「我可不可以自己洗就好,那儿脏,怕弄脏主人!」但阿雄一脸不耐烦「那来这么多废话,到底要不要洗,如果不要,就出来嘴巴洗乾净,快点!」妈妈无奈,只能再厥起屁股阿雄冲洗,阿雄知道妈妈的屁受伤,因此特地把水关小,对着屁眼里冲,粪水掺杂着伤口的血水,沿着妈妈的大腿流下,虽然水柱踫到伤口引起丝丝刺痛,但水柱也像轻轻震动的按摩棒,刺激挑逗妈妈的淫欲,妈妈因此而忍不住的开始左右扭动着屁股,嘴里还不时发出「嗯~嗯哼~嗯嗯~」的呻吟,而小菊花也一张一合的,让阿雄看了,才刚射精的鸡巴不禁又硬起来,冲动的想立刻就将大鸡巴插入这个可爱的菊门中,但他又怕真的屁眼插烂,以后就没玩,忍不住大声咒骂「干!浪货!你不要这么骚行不行,冲个水也可以浪成这样,这他妈的欠干,如果你再这样发浪,我忍不住干你屁眼冲动,你不要怪我!」妈妈被阿雄的骂声惊醒过来,暗暗在心里自责“难道自己真的是淫妇,为何这么下贱,在强暴自己的魔鬼面前,这么不知羞耻的屡屡陷入快感的深渊不能自拔,为何自己这么敏感,连被强暴冲洗身体都会有快感,会什么啊?难道自己真的是母狗、注定要做这个恶魔的性奴隶?不!我不要啊?”阿雄注意到妈妈脸上表情的变化,但因急於想快点把妈妈洗乾净,让妈妈再穿上新的漂亮衣服,因此未多想「浪货,这样冲我怕洗不乾净,我用手指轻轻插进去,可会有一点痛,你忍耐点,千万别又发浪,要不然我真的会再干你屁眼的!」阿雄将中指涂满沐浴乳后,就伸进屁眼内抠挖,妈妈忍着痛,并强迫自己往被强暴的方面想,让恨意压制被插弄时兴起的快感,而这个方法也的确有效,阿雄在屁眼里抠挖了好一阵子,并不时用水冲掉泡沫,还将鼻子凑上前闻,直到没有粪臭味,才再用沐浴乳重新把妈妈洗了一遍,让妈妈自己去刷牙漱口并经过阿雄嗅闻,确认很乾净后,才随雄走出来,回到房间换衣服。而就在两人快走出浴室时,阿雄注意到浴室内,脏衣服换洗篮内有妈妈的脱下的丝袜和内衣裤,阿雄不嫌脏的拿起来用力嗅闻,但除了一丝丝腥臭味,完全闻不到妈妈的体香味,阿雄不禁恨恨的把这些内衣裤甩在地上,并命令妈妈「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不准你任意换穿内衣裤,换下来的内衣裤,需全部交给我,明白吗?」妈妈虽知道阿雄有恋物癖,但没想到还如此变态,只能乖乖道「是!主人」阿雄这次选了一套大红色有白色蕾丝花纹的内衣裤让妈妈先穿上,然后让妈妈坐在梳妆台前化妆。接着阿雄就继续为妈妈挑选外面的衣裙、丝袜,翻了半天,有鑑於先前衣服撕不烂,阿雄这次改让妈妈穿白色衬衫式上衣,下身则是浅蓝色百折裙,并还是选肤色裤袜,高跟鞋则是改成浅绿色高跟凉鞋。穿好衣服,阿雄同样要妈妈让他抱抱,只是这次没有亲吻,然后走台步给他看,确认满意后,才牵着妈妈回到客厅,而这时,芭乐与铁龟也刚好买完东西回来,四人就开始用餐。妈妈见我还独自被绑着,提出要求希望阿雄能让她喂我,但阿雄拒绝了「你别担心那龟蛋,等芭乐和铁龟吃饱了,我会让他们暂时把他松绑,到时让他自己吃」可是妈妈因为我没吃东西,自己也没味口,阿雄见状,才答应让妈妈喂我吃,但是把我拖到餐桌旁,方便他们监视妈妈有没有偷偷替我松绑。
  因为芭乐他们买了很多东西,加上还要等妈妈喂我,一顿饭吃了快一个小时才结束。所谓「饱暖思淫欲」,吃饱喝足,阿雄他们三人又有了干穴的冲动。阿雄也不问妈妈吃饱了没「喂!母狗!让你与你那龟儿子享受这么久的亲子时光,应该算对的起你了,现在也该换你回报,过来好好侍候大爷我了吧?」妈妈虽然舍不得离开我,但只能一咬牙,轻轻在我耳边「宝贝!妈爱你!」就跪着爬向阿雄。阿雄知道妈妈误会,以为他要干穴「他妈的!你刚才还没浪够?这么急着想快点被鸡巴插吗?我是叫你过来喂我吃水果,干!真是他妈的名符其实的骚浪货!」妈妈被阿雄一阵骂,又想到刚才洗澡时,竟然不知羞耻的表现出快感,还是下贱的在强暴她的恶魔面前,不禁难过的流下泪,走到餐桌那儿拿水果,再走回阿雄身边,可是这样也给阿雄找到再次羞辱妈妈藉口「干!母狗是这样拿东西的吗?继然知道自己浪起来和欠干的母狗没两样,就等着别人插穴,就应该要学母狗的样子,不要只是一直想着要插穴,等我吃好了,就来干你,好不好?」妈妈不理会阿雄的嘲讽,默默的跪了下来,将整袋水果叼着爬到阿雄的身边,面无表情的「主人!请准许性奴侍侯你吃水果!请主人指示,是要性奴以口喂,还是用手拿。阿雄见妈妈的态度改变,不由得后悔嘲讽收到反效果,但一向霸道的阿雄岂肯软化,他决定用更残忍的花招来虐待妈妈「你站起来!」妈妈知道接下来可能有一场苦难,但她心意已决,要勇敢面对,不再软弱逃避,因此遵照指示的站了起来。
  阿雄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妈妈,露出冷笑「没关系!你要这样的态度,我就成全你,但是等一会我要你做什么,你最好乖乖的照着做,否则你知道后果」说着,就站了起来,伸手抓着妈妈上身衬衫,用力向两边一扯,衬衫的扣子立时「ㄅㄧㄚ!ㄅㄧㄚ!ㄅㄧㄚ!」的全部绷开,露出被红色胸罩包着的丰满胸部。阿雄又再用力一扯,红色胸罩也「ㄅㄧㄚ!」的从两个罩杯间断开,露出里面挺翘丰满的美乳。然后阿雄又将目标转至妈妈穿着的百折裙,但这一次他并未撕扯裙子,而是把裙子撩至妈妈腰部,然后将妈妈阴阜部的丝袜撕了一个洞,并把红色内裤的底边拨至一旁,露出妈妈肥厚饱满的阴唇。
  「这样已经可以了,我再提醒你一次,不要反抗我的命令!现在,我决定把你侍候我吃水果的机会,让给你那个无用的龟蛋,但是不准用手或用嘴,我命令你把切好的苹果,一片一片的放进小穴,喂那个龟蛋吃」现在开始!芭乐、铁龟,把那龟蛋给我抓过来」说着,阿雄再次拿出刀子,并坐回沙发上,等着看好戏。而妈妈一听到阿雄的命令,立刻又跪了下,哭着哀求「主人!我错了,我错了!呜~请主人不要~」阿雄没让妈说完「我警告你,在你儿子被抓过来时,你最好已经照着命令做好,否则我不会让你儿子有开口吃的机会,那个时候,你不要后悔!」妈妈见我已快到了,赶忙将一片苹果放进小穴里,而此时我也刚好被抓到阿雄身旁。阿雄看妈妈梨花带泪,双目紧闭的模样,不由得冷笑「哈哈哈!犯贱!你认为真可以和我斗,找死!」然后又对着我说「小子,现在快吃,要不然你就别想再吃了!不准用手拿,只能用嘴巴咬出来吃,快点!」妈妈听到阿雄的话,闭着眼赶紧对我叫道「宝贝,快吃!妈喂你,妈没关系,快吃…」我看到妈妈眼角还流着泪,显然是怕我被杀害,根本就再也无法多想。只见妈妈尽量把小穴朝我脸凑近,好方便我吃下小穴夹着的苹果,但妈妈可能是一时情急,把苹果塞的太里面,只留了一点在外头,在无法用手拿的限制下,根本无法吃到那片苹果,就算用咬的,也会一起咬到妈妈的阴唇,让我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
  阿雄见我迟无动作,不由发狠的催促骂道「到底吃不吃?干?没看你妈那骚B在发浪,你不吃,我去外面找人来吃,来看你这龟蛋的妈是如何发骚,才会生出你这没用的小子!」而始终闭着眼流泪的妈妈,也因一直未感觉我有动作,加上阿雄的臭骂,此时也睁开眼,慈祥的对我微笑「没关系的!宝贝!快吃!妈没关系的!来!妈喂你!」说着,一边用力将屁股抬高,并努力将大腿打的更开,以便尽量将小穴暴露,一边则以手轻按着我的头,压向她饱满肥美的阴阜,就这样,我和妈妈的蜜穴有了第一次接触。我怕咬到妈,只能厥起嘴贴紧妈妈的阴唇「啜~啜~啜~」的用力,想把小穴夹住的阴唇吸出,没想到,妈妈蜜穴受到我吸吮的刺,却愈夹愈紧,到最后,本来还露出一小段的苹果,此时只剩一白点。我怕苹果整个被妈妈的小穴「吃」进去,赶忙将舌头伸进小穴内舔抠,希望能把苹果弄出,这样搞了半天,虽然苹果终於被我弄出一小段,可是没想到这样一来,妈妈小穴因我舌头伸进她的阴道内不断用力舔抠,也同时不停的流出淫液,而且妈妈还爽的发出「嗯~嗯哼~嗯嗯~哼~嗯哼~」阵阵呻吟。
  妈妈因为才刚刚洗乾净,小穴还透着阵阵香味,很好闻,虽然淫液有一丝丝腥味,但对第一次品嚐的我而言,却是像甘泉玉露般的美味。我根本已忘记吃苹果这码事,只是用力的舔吮妈妈的小穴、吸食小穴不断溢出的骚水,阿雄见我们母子居然旁若无人的一起陶醉在情欲世界,恨恨的一脚踢向我的屁股「干!叫你吃苹果,你却只爽的只顾舔你妈的骚穴,要不要我帮你把鸡巴插进去?干!居然可以爽成这样,真他妈的一对狗男女,还是亲生母子!真是他妈的贱!」然后又对着泪流满面的妈妈骂道「骚货!被亲儿子舔,也可以浪成这样!看来你真的是名副其实的荡妇、母狗,只要是有鸡巴的,都可以让你爽的发浪,下次我去找条公狗来测试一下,免的你不服气。如果你这么喜欢被亲儿子干,那我就当大发善心,帮你们母子成就一段乱伦良缘,怎么样?」妈妈听到阿雄的骂声,也由情欲快感中惊醒,哭着跪坐紧抱阿雄的大腿「呜呜~不~不要~呜~不要狗~不要儿子~呜~求~呜~求主人~不要~性奴不敢~呜呜~不敢再~~随便发浪~性奴只要~~只要主人的鸡巴~性奴爱主人的鸡巴~呜呜~性奴只给主人一个干~求主人操性奴~呜呜呜~」边说着,妈妈边伸手去抚摸阿雄的鸡巴「呜呜~主人的鸡巴~呜~只有主人的鸡巴~呜呜~是性奴的宝贝~性奴爱主人的鸡巴~」妈妈就要将脸凑上,去为阿雄吹萧,但阿雄却一脚把妈妈踢倒,妈妈忍着痛,爬起继续紧抱阿雄的鸡巴,可是阿雄却不为所动「干!你这么浪,我怎么相信?我看还要测试一下,才能证明你说的是真的!喂!龟蛋,不要在那儿装死,快起来把苹果吃下去!」就在我将要爬起,准备吃妈妈小穴里的苹果时,阿雄突改变主意「我决定了,这样玩,只看你们母子爽,没意思,测试难度要提高,母狗!你现在把骚穴里的苹果拿出来,放到屁眼里,不要想作弊,给我塞进去点,龟蛋,你换从后面吃,我在前面干你妈,如果你吃到苹果前,你妈还分别的出,是前面爽还是后面爽,我就当这妇说的是真的…」说着,阿雄就坐回沙发上,但他看到妈妈面有难色的样子「贱B!还不快点!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你们最好快一点,否则,不要说我没给你们母子机会哦!」妈妈知道路阿雄这恶魔不会让她这样好过,却没想到居然连连能想出这些难题来羞辱她,如果不照做,不知下面还有什么更艰难的花招,因此一咬牙的站了起来,把手伸到下面小穴,抠挖了半天,才把那片沾满淫水,滑不遛手的苹果取出,并且弯下腰,把苹果再塞进屁眼,但是可能是先前被操时,屁眼有撕裂伤,只见妈妈眉头紧皱,动作也相当慢,好不容易塞了一段进去,正要走到阿雄身边,却是举步困难,看着妈妈一手摀着后面屁眼,想是苹果磨擦伤口,加上苹果菱角踫触屁眼肠道的嫩肉,很不舒服的关系。妈妈跪下来,想用爬的,但被阿雄发觉制止「慢点!不愿走过来吗?看来你刚刚说的都是假话,你根本不愿让我干穴!还是你喜欢像狗一样用爬的,如果是这样,那我就改用子绑着,牵你上街,让街上那些人来对你视奸,也可以啊!」妈妈听到阿雄又想出这样的主意,赶忙哀求「不~不是的~性奴很愿意让主人干~很喜欢被主人干,只是…只是…只是因为屁股受伤,夹着东西走路,很痛~所以…所以…性奴这就起来用走的~马上过来让主人干~」说着,就忍着痛的慢慢爬起,一手摀着屁股,两脚呈内八字,像日本女人穿和服走路一样,一小步一小步的跑向阿雄身边,这时,妈妈已是香汗淋漓,痛的忍不住倒在阿雄怀里。
  仅管温香软玉主动投怀送抱,但阿雄只是开心的紧搂妈妈一下,随即就把妈妈推开「不要想撒娇混过去,把屁股翘起来我检查,把脚抬高,让我检查看有没有塞好!」妈妈吃力的把脚抬起,阿雄嫌不够,索性就抓住妈妈的丝袜美脚直接架在自己的肩上,然后着头看,发觉妈妈只将苹果塞进一半,还有一大截露在外边,就用手指再把苹果往肠道推,只留下不到一公分露在外面。就在阿雄准备把妈妈的修长美腿放下的时候,阿雄发觉,原来妈妈穿着高跟凉鞋,十指露在外面,也是这样的美丽诱人,忍不住的又开始把玩起来。阿雄吸闻、舔吮半天,发觉没有像穿高跟包鞋一样,有浓郁的皮革味与脚香味,纯时性趣大减,把妈妈的脚放下来「好了,可以开始了」妈妈转过身,两手环抱着阿雄的脖子,面对面的跨坐上去,小穴终於套住阿雄的大鸡巴了,但却苦了我,不知怎样才能咬到苹果,而且不论採取什么样的姿势,都一定会看到阿雄干妈妈骚穴的样子,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不管怎样,我头都一定会踫到阿雄的睾丸,而且一不小心,还会被一屁股坐在脸上,变成我在替阿雄吹萧,真是斯可忍熟不可忍,我暗暗发誓,就算学勾践十年教训,有朝一日,必让阿雄以十倍代价偿还。仅管我有千百个不愿意,最后我仍是不嫌累的,选择以站姿,然后弯下身侧仰着头,虽然几度好不终於踫到苹果,可是妈妈不停上上下下的套弄阿雄的鸡巴,我根本没办法吃到苹果。阿雄发觉我的难处,认为如果无法前后夹击妈妈,就找不到藉口羞辱、凌虐我们母子,因此决定改变做法,先让妈妈暂停动作「喂!龟蛋!这样你还吃不到,就不要怪我把你妈带到大街上,找其他人她喽!」我赶紧又低下头,虽然那片苹果已因夹在妈妈肠道内,沾染着妈妈的粪臭味,可是最不能忍受的还是阿雄鸡巴的臭味,还有就是每次我好不容易咬住苹果时,阿雄就故意一下妈妈,妈妈就不知不觉的又动了起来,虽然最后我终於在忍耐脸部连续阿雄睾丸打到好几下的羞,还是咬住苹果,可是给妈妈一动,我居然把露在外面的那一小段给咬断了,这样一来,我势必需舔妈妈的屁眼,看妈妈的屁眼会不会因为受到刺激而张开些,让苹果能自己滑出来。而阿雄不知是好心,还是故意,此时他不但帮我把妈妈的屁股掰开,而苹果也真的慢慢一点一点的滑了出来,阿雄还让妈妈放慢套弄鸡巴的速度,以方便我舔咬苹果。在我不断努下,苹果终於露出到我可以咬住了,虽然苹果已经被妈妈的粪水弄的很臭,但我仍极力忍耐,而阿雄在此时突的加快鸡巴被套弄的速度,就在我将苹果咬出妈妈屁眼的同时,阿雄居然拔出鸡巴射精了,腥臭无比白浊精液喷了我满脸,我发觉,阿雄从头至尾都没问妈妈那里比较爽,他显然是看妈妈如此疼爱我,而故意藉羞辱妈妈机会,一并给我难看!
  阿雄射玩精后,就把妈妈推倒到地上,并转向芭乐与铁龟「你们两个要不要玩?这次随便你们怎样玩都可以,我想休息一下,但是记得,千万别拳打脚踢,也不可暴虐的把这美人给我干坏了」芭乐与铁龟几乎是同时应好,但阿雄好像有新的主意「我看你们每次都一起玩,这次换一个一个来,就用猜拳决定吧!如何?不过先玩的不能射精在这货的里面,可以射在这龟蛋或骚货的脸上,后玩的,就随便自己决定」两人如获天恩,立刻猜拳,结果芭乐抢得先机,二话不说,就当场在客厅,把妈妈的两只脚架在肩上,插入妈妈的屁眼搞了起来,芭乐好像怕吃亏似的,从屁眼插到小穴,再插入妈妈的嘴里,直到把三个洞全都玩遍了,才对妈妈进行颜射。而阿雄也是一样,但他是先干妈妈的屁眼,就把腥臭的鸡巴插入妈妈的嘴巴,最后射精在妈妈的小穴。这一轮玩下来,已经近深夜十二点。阿雄看我一脸精液,达到报复的目的「喂,龟蛋,这次给你件好差事,帮你妈冲洗这工作,这次就留给你了!」说着,就让铁龟为我松绑,我为了赶快洗掉脸上的臭精液,赶紧抱起妈妈就往浴室冲,留下阿雄三人在客厅哈哈哈的嘲笑声,甚至还听到三人谈着「你看这龟蛋会不会趁机把他妈给奸了?」「我看搞不好喔!你们没注意他刚才舔他妈屁眼的样子,居然不嫌臭,真他妈的够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九库全书 撸撸吧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