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未來[全] 13.痛苦比赛
长篇H小说

作者:H小说吧     阅读:
收藏本书
冲过了红线,韩蕊好容易才停了下来,全场欢呼着胜利者,可我倒觉得后三名的女奴更可怜,不管怎么样,我的韩蕊不会被人领走了
  韩蕊拉着我在场地上慢跑,接受着场外的喝彩,尤金这个家伙不知道从哪里跑了来。大叫着:“凡客,凡客。”
  我让韩蕊调转车身迎了过去,尤金看见我特别的高兴。“哈哈……你这个家伙,没想到这么有命,找到了这么好的女马。哈哈……你赢了一千万欧元了。”
  没想到韩蕊竟然是速度第一。尤金跑到了近前,韩蕊也停了下来。他看见满身是汗的韩蕊,不禁的抓了一把她湿润的乳房。“真是个宝贝,既漂亮又能挣大钱。哈哈……”
  我也跳下了车,尤金来到了我的面前,搂着我的肩膀象是最要好的朋友一样,“兄弟你觉得我对你怎么样?”
  我知道他又没按好心眼,就急忙说道:“我知道,我们兄弟没的说,今后我得的所有奖金都有你的一半。
  “啊……”他本来还想跟我要韩蕊,被我的话一下子噎了回去,“啊……好,够义气。今后有事找我就一句话。哈哈……”
  “那还用说。”我也哈哈的笑起来。
  我解开了韩蕊的马车,牵着她回到了围栏,围栏里韩蕾和詹妮都高兴的欢迎着。
  凯卢也来迎接,韩蕊吓得躲在我身后。
  “凯卢一边站着去。”我命令着。凯卢不高兴的搭下了尾巴。
  我把韩蕊的手铐又铐在了前面,拿起毛巾给她擦着汗,心疼道:“干嘛要这么卖劲呢?”
  “为了你对我这么好啊!”韩蕊桃花戴露的粉面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我高兴得要亲她的嘴,她回避了一下,“别,很脏的。我的身上都是土。”
  是啊,韩蕊一身是汗,又被跑道上飞扬的尘土沾了一身,我看了一看她的身体问道,“你的下身会弄脏感染吧?”
  “不会的!我的宝贝主人。”她笑着,居然在跟我调情。
  “我不放心。”我知道了她没事,但有意的想跟她嬉戏,我把毛巾用纯净水弄湿,让她趴在平台上,仔细的擦起了她的臀部。
  “我都说不用了,呵呵……真的没事……你……你真是个坏蛋……哦!”韩蕊红着脸埋怨着,可又不敢爬起,笑骂声中我的毛巾擦到了她的小穴,她把后面的话一下子说不出来的。
  我把她的屁股、小腹、股沟和大腿都擦拭了一便,拿着黑黑的毛巾道,“还说没事?”
  韩蕊红着脸,皱眉道:“主人,你坏啊!”
  我哈哈的笑着,把毛巾让到一边。又去拿新的毛巾去沾水,这时那个比赛的日本人溜进了我的围栏。我回身时他已经蹲在了韩蕊的身边。
  韩蕊因为有人来了,不敢露出我们不是奴役的关系,所以没有说话。
  在这里奴隶是不能随便讲话的。
  “汪汪……”凯卢没有我的命令不也不敢动,只是在旁边叫。
  我站起身时,那个日本鬼子正贪婪的摸着韩蕊的屁股,自言自语道:“真是个极品啊。”
  “对不起先生,她是我的女马。”我虽然不喜欢这样,但依然得这么说。
  那个日本鬼子站起身,向我鞠了一躬,“这位先生你好,我是村山太郎,我很喜欢你这匹女马,想求您转让给我。”
  看着这个貌似有理的家伙,我轻蔑道:“我不卖。”
  “先生,我可以出4 千万欧元。”
  “不卖!”
  那个日本鬼子从脸上挤出了一点笑容,“哈哈……看来这匹女马对先生很重要啊!那好,这样,我出8 千万欧元,然后,先生你可以到我的围栏随便的挑选女马和母狗,我的27个女奴您随便的挑,几个都行,您觉得怎么样?”
  我不耐烦的看着他,我觉得他才是条狗,一条不知廉耻的恶狗。
  “出去!”我瞪起了眼睛,凯卢这时也凑了过来。
  那个鬼子,看着我的表情,又看见一条小熊般的大黑狗也走了过来。再不敢多言,没趣儿地退出了我的围栏。
  我又回到了韩蕊的面前,默默地给她擦着脸。刚才兴致都给那个日本鬼子搞没了。
  韩蕊的脸在我的毛巾里幸福的微笑着。在我给她擦脖子的时候她温柔的问我:“你干么不把我卖给那个日本人?”
  我停下了手,凝视着她。这个聪明的姑娘明知故问,无非就想听一些甜蜜的话语,看着她的期待,我忽然笑道:“是他给得太少了。要是她给我一个亿我会考虑的。”
  韩蕊没有听到甜美的话,反而听到了这样的结论,不依的皱眉撒娇道:“你坏,你说的不是真话。”
  我微笑着亲吻了她的嘴唇算是答案,她热烈的迎合着。詹妮和韩蕾在一旁都抱怨着:“主人,不公平。”
  韩蕾叫道:“都是主人的母狗,主人偏心。”
  韩蕊松开了我的嘴唇,向韩蕾笑道:“你才是母狗,我是主人的女马。”说完向我笑着,又来亲吻我的嘴唇。
  凯卢在一旁老实了很久,现在也凑了上来,“啊!不凯卢你去找詹妮。”韩蕊在没衣服的时候对凯卢一直很紧张。
  “凯卢。”詹妮叫着,凯卢摇着尾巴跑了过去。
  在我们的说笑中,赛场上比完了障碍赛、全能赛、虐阴奔跑赛每一个赛事都是让人难以忍受。
  我依然为韩蕊擦拭着前胸,她把身体跪坐起来好像很享受我的服务。她那对不可多得的乳房很是令我着迷,擦拭之余我小心的摆弄着她的乳头,她的小嘴喘息着,但仍时不时露出满足地微笑。
  “感觉怎么样?”我问道。
  “不知道怎么搞的?以前你碰我这里的时候我觉得很难受,可现在我却觉得很舒服。”
  “哈哈……这是姐姐爱上了主人,喜欢被主人玩弄了。”
  “爱就爱吧!反正我喜欢。”韩蕊在我的挑逗中高傲的扬起了头。
  这时,在跑道上的比赛结束了。该操场上的短距离比赛了。
  “下面的比赛是导盲犬障碍赛。”詹妮为我们介绍起了比赛。
  “导盲犬障碍赛是最不容易的比赛,比赛由两个女奴共同完成。哦……凯卢轻点儿。”詹妮跪在旁边,被凯卢舔着乳头解说着,“前面的奴隶是犬束缚装束象韩蕾,后面的是盲人捆绑全身堵嘴蒙眼,下身的阴唇被穿上链子,链子由奴隶狗的乳头拉着。”
  “操场上有很多的金属树,都支着横杈,所以……哦……凯卢,呵呵……所以奴隶狗必须选择好的路线,让盲人奴通过。如果配合不好,盲人被横杈撞倒,那就很难爬起来了。”詹妮最喜欢和凯卢戏闹了。
  “呼!”我不由得出了一口气,我盘腿坐在韩蕊的身边,她依然趴在我身边撅着屁股。我扬起手用望远镜向操场观看。
  操场上一排三十多对盲奴和奴隶狗,盲奴蒙着眼,嘴里戴着塞口球,身上捆绑的严严实实,两只手在身后背高高的吊起,勒的紧绷的乳房上,带着乳头夹和短链吊环。下身两只大腿被绑在一起,阴唇穿着钢链。
  奴隶狗和拉车狗的的装束一样,乳链的绳子连着盲奴阴唇的钢链,奴隶狗也在嘴里戴着塞口球。
  “这样的比赛真够吓人的。”韩蕊在我身边轻声的说道。
  我扬起手向后抚摸着她美丽的脖子,叹息道:“幸亏我们有詹妮这个行家,要不你们得受多少苦啊?”
  这时韩蕾忽然顽皮道:“谢谢詹妮性奴。”
  詹妮拿她没法,皱眉假意生气道:“闭嘴你现在是母狗,和凯卢一样。”
  “好难听哦!”韩蕾不高兴的撅起了小嘴,小声嘟囔着。“不过……不过凯卢是公狗啊。”
  我和韩蕊被逗得哈哈的笑起来。
  导盲犬比赛确实是非常困难,盲奴看不见路只有被奴隶狗拖着跑,跑快了会因为方向不对撞上钢树的金属横梁,跑慢了就要被奴隶狗一次次的拉扯阴部,这样的拉扯对盲奴和奴隶狗都是痛苦的。
  比赛不到一分钟就有盲奴树撞倒地,奴隶狗在旁边费力的扶她,盲奴看不见路平衡能力极低,又背缚双手和大腿,自己爬起来根本不可能。由于奴隶狗也双手被缚,要不扶起盲奴也不容易。
  比赛举行了十几分钟才有人到达终点。
  看着地上一半以上的盲奴倒地,奴隶狗也是束手无力的瞎忙。这恐怕是被淘汰最多的比赛项目了。
  接下来的项目该是韩蕾的50米赛狗了,我牵着韩蕾走下场地,她双脚不能站立,只能在地上爬,又被我这样牵着,倒真像是只小狗。
  赛场上被牵来的奴隶狗还真不少,足有六十多人,都是光着身子翘着裸露的臀部。有的女狗还被奴隶主刺穿了乳头戴着乳玲,在她们爬动时抖动的乳头把乳铃晃得叮铃铃的响。
  我们的比赛分在了第一组,这时过来了一个女警卫,向我恭敬地说道:“对不起主人,我要给你的女狗戴上比赛装备。”
  我点头同意了,她在韩蕾身后蹲下,给韩蕾系上了兜裆的皮带。随后打开兜裆的皮带扣,把一根带有钢丝的狗尾巴插进了肛门,又把一个大号的遥控跳蛋塞进了阴道,然后扣好了皮带固定了狗尾巴,最后把一根塑料骨头让韩蕾咬住,把上面的皮带固定在脑后。
  现在我牵着的韩蕾更像一只狗了。
  经过这样的装束,韩蕾爬得慢了起来,我关心的悄悄问道:“你还好吗?”
  韩蕾点点头,可以她的行动明显的慢了。
  我把她牵到了比赛起点,摘下绳子,每场比赛是十六个人一组。我跟着女警卫来到了50米以外的终点。
  比赛的枪声响了,奴隶狗体内的跳蛋同时启动,激烈的刺激使女奴不堪忍受,当场就有几个奴隶爬不动了,韩蕾虽然很慢但却能坚持。
  我在终点大叫:“小宝贝儿加油啊。”我地叫声淹没在周围奴隶主的叫声里。
  韩蕾遥遥的看着我,眼里充满了泪花。她奋力的扭动着身体拼命地爬着,由于激烈的刺激,她的淫水不断地从股间的皮带涌出,点点滴滴的形成了她爬行的轨迹。
  接着又有女奴扑倒,韩蕾依然在坚持着没倒,可是她还是爬行中的最后一名。
  这时十六个女奴已经有六个趴在后面起不来了,韩蕾在第十位。这样下去韩蕾会被送去调教的。
  “宝贝儿!”我伸着手大叫,做手势叫她快爬,终于她超过了一个,在快倒终点的时候,又一个女奴摔倒了,韩蕾爬到了终点,倒在了我的怀里呜呜的哭了。
  总算没有被带走,我长出了一口气。我慌忙去取她身体里的狗尾巴和跳蛋,跳蛋很大我取它时它还在跳动,它沾满粘滑淫水,我刚把跳蛋取出一股淫水就从里面涌出,沾了我满手,韩蕾的阴道开得大大的久久不能闭上。
  我用手揉搓着她的阴部,安慰着她:“没事了,没事了。”韩蕾受的痛苦可真够大的。
  我没有打算看下面的比赛,就回去了。我再没有牵着韩蕾,而是把她抱了回去,她娇小的身体在我怀里抽泣。
  在围栏里我抱着她,再次给她用纸巾擦拭,韩蕊也关心的回头看着。凯卢也关心的跑来,用舌头舔着她的脸,韩蕾恢复了不少,又显出调皮的笑容,用手拍着凯卢的黑脸。
  现在就剩下詹妮了,不知道她能否过这一关。不过詹妮看上去却不紧张。她还在悠闲的观看着比赛。
  现在进行的是走麻绳,距离也是50米。尤金这家伙又来到了我的围栏,可能是我答应他的一半数额的奖金起了作用,他没有再占我女奴的便宜。
  我依然抱着韩蕾,用手抓着她被缚胸勒起的乳房,韩蕾任我抓着乳房依偎着我。
  “这个项目可是我的拿手了。”尤金得意的说着。
  “我在这上面下了功夫,我琢磨这个比赛的窍门都快一年了,我想今年我该拿一次了。”
  “这个比赛是怎么回事?”
  “你看。”尤金指着操场,“下面的卫奴在绳台上绷紧绳子呢。”
  “这都是麻绳,绳子上每隔50厘米就有一个绳扣。50米是100 个扣。女奴都用手铐把手铐在背后,皮带缚胸,还有乳夹和乳环。怎么样够刺激吧?”他说着看着我。
  “嗯!”我点头答应时见他在看我,就故意用手指揪起韩蕾的小乳头,韩蕾咬着牙闭上了眼睛忍受着。
  尤金贪婪的看着韩蕾道:“你倒是真会享受。”
  “那当然,小动物的肉总是嫩的。”我把韩蕾放回平台上趴着,自己又回到了尤金那儿。
  尤金又接着给我指点,“看见了?女奴都蒙着眼,嘴里是塞口球。”
  “看不见怎么跑啊?”我不觉得有些疑问。
  “有绳子啊,那么多的绳扣磨着她们的小嫩阴唇,她们还不知道方向?还要眼睛干嘛呀?”真是淫荡的回答。
  “要是跑步时间长了,阴部被磨得发热给烫伤了或磨坏了怎么办?”
  “哈哈……一看你就没有见过。哈哈……”尤金淫荡的笑着,“那些母淫狗平时碰碰她们就流水,这里有这么多的绳扣磨着,她们的水都可以浇地了,怎么会被烫坏呢?再说她们能走多快?”
  哦,又是女奴的一次痛苦的折磨啊。
  韩蕊三女听了尤金的话气的不得了,可是都没敢出声。
  比赛开始了,8 个姑娘戴着手铐蒙着眼,在绳上走着,有几个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疼得弯下了腰,无声的哭泣。
  尤金给我指着她的女奴:“你看那个红头发的,够快吧。”
  我随着看去,尤金的女奴确实很快,她超过了所有对手跑到了第一,她已经跑过了十多个绳扣了,在她身后的绳子都是透了,粘粘的淫水从身后的绳结滴下。
  “她怎么会着么快呢?她不怕磨?”
  “哈哈……我有绝招啊。”
  “哦?什么绝招啊?”
  “哈哈……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告诉别人,这个方法只有咱们两个人的女奴才能使。”
  “哦!哈哈……没问题。”我嘴上虽然答应着,但这样的比赛,我是怎么也不会让我的宝贝们参加的。
  “其实很简单,女奴跑不快是因为绳扣对阴唇刺激疼,还有就是磨得难受。所以你赛前可以给她们阴部里外都抹上催淫药,这样她们的那里就会变得湿漉漉的,又润滑又吸热,她们还会为了新的刺激拼命的跑。”
  尤金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恶棍。
  “她们不会受伤吗?”
  “你只要能拿到奖金,就可以买好多的性奴,就是死几个也不算什么!”
  我听得皱起了眉。
  “怎么样?”尤金还在眉飞色舞的指点着说着,“你看那根绳子,湿得都可以去拖地了。”
  我看着尤金的女奴,她的泪水和汗水从脸上滴下,由于药物的刺激,她不顾乳头上铁环拽的疼痛,还在拼命的寻求新的刺激。
  忽然我看见她身后的淫水变为了红色,慢慢的鲜血从体下流到了腿上,可她还在步履蹒跚的走,像一个不知生死的机器。最后她翻倒在地,身下的土地被染成了一片鲜红,她再也没有起来。
  “这个畜生,她坏了我的好事。”尤金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老兄,我先走一步了。”
  看着尤金的背影,我觉得他才像个畜生。
  比赛一直进行了30分钟,这些姑娘身后的每根绳子都被淫水沾湿了,在终点,她们都痛苦的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她们的惨状看上去就像是没有赢家。
  这个惨烈的比赛,让我们都沉默了,我们没法从这样的凄惨中恢复过来。
  最后还是凯卢打破了寂静,它汪的叫了一声,跑向了韩蕊。
  “啊!凯卢走开。”韩蕊尖叫着,凯卢站住脚。我们都笑了。这是凯卢的玩笑,它确实很聪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九库全书 撸撸吧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