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未來[全] 12.运动会场
长篇H小说

作者:H小说吧     阅读:
收藏本书
第二天早晨,我从温馨的梦乡中醒来,凌秀依然在幸福的倒在我的怀里,她雪白柔美的身上除了脱不下来的警服,什么衣服也没有
  我望着她的脸,她紧闭双的眼,她可爱的小鼻子在均匀的呼吸,她的头发在我的胸前柔顺的洒落。
  我的手轻轻的握住了她的丰满的酥胸,她柔滑圆滚的乳房在我的柔捏下改变了形状。
  “嗯——”凌秀轻哼着,她在梦里笑了,原本塌陷的乳头也从乳晕中抬起了小脸。
  在我放开手的时候,凌秀醒了。她看见了我,又羞红了脸,“凡客,啊!不!主人。”
  凌秀突然改口了,我的眉头微微的皱起,都是韩蕊淘气。我轻声道:“你不必叫我主人。”
  “不,少校的命令一定有她的道理!”
  我想到岛上的危险,就没有再阻止。
  凌秀红着脸幸福的说道:“刚才我在梦里还感觉到主人温柔的抚摸呢。”
  听了她的话,我不觉的笑了,“那不是梦,是我刚才把你摸醒的。”
  “真的呀?”凌秀不好意思的地下了头。
  我再次抱紧这个让人心动的肉体,享受着那温暖柔滑的美妙感觉。
  早饭的餐车被送到房间的门口,这里的奴隶主经常晚起,所以没有人敲门。
  我把餐车推进门,詹妮跑过来接着。
  凌秀背铐着双手身上只穿着那件警服,韩蕊她们都穿浴泡。我坐在凌秀身边把饭喂给她吃,同桌大吃的少校显得特别精神,她挑笑的对凌秀说道:“怎么样?凡客这个主人很不错吧?”
  “嗯!”凌秀红着脸羞答答的回答。
  韩蕾调皮的搂着我的肩膀娇笑道:“当然了,我们主人还很温柔呢。”
  这姐妹俩看来存心和凌秀过不去。
  詹妮的表情却一本正经,她对我说道:“主人,凌秀的警服,必须除去,要不中午她回去没法交待。”
  我爱怜的看了看凌秀,道:“她带着手铐,要去掉她的衣服,就得把她的衣服弄坏了。”
  “没关系,主人。”凌秀抬起羞红的脸,“我不在乎。”
  中午时分,我用刀子破了凌秀的警服,把她的衣服从领口一直撕到了袖口,除下了她的衣服。我又给她重新带上了塞口球和眼罩。
  凌秀被女警卫带走了。我的心里有些失落。韩蕊抱着我,柔声道:“凡客,我们会救出她的。”
  我搂着她的头,她柔滑的秀发从我的指尖滑落。
  尤金下午来了,他给我送来了明天运动会的比赛项目表和报名表。
  我同詹妮、韩蕊和韩蕾分析着比赛的项目,比赛有大小十几个项目。规定指出私人的女奴每个人至少都要参加一个项目。比赛时间总共是一个上午。这次比赛每个项目的冠军奖金都是一千万欧元。
  “比赛奖金是一千万欧元?”韩蕾看着项目表上的奖金傻了眼。
  “没错。”詹妮拍着韩蕾的小脑袋道:“你先别看奖金,这种比赛有个规定,比赛落后的半数女奴都会被拉走让奴隶主们公共调教的。”
  “啊?”韩蕾和韩蕊同时瞪大了眼睛看着詹妮。
  “没错,这是惩罚女奴不认真的比赛。要是被公共调教就残了。那是女奴们最悲惨的时候。”詹妮的眼睛黯淡下来。
  “詹妮那是怎么回事啊?”韩蕊好奇的问道。
  “公共调教就是一个大会。在晚上主人们都聚在海边,被淘汰的女奴也被绑在那里,主人们可以任意挑选女奴,用任意的方法寻欢作乐。如果碰上心软的主人也许会少受点儿罪,要是碰上心狠手辣的主人连命都没了,而且会死得很痛苦!”詹妮有点说不下去了。
  “这些奴隶主真的忍心,让别人害死自己买的女奴吗?”韩蕊还有些不太相信。
  “这是岛上的规矩!在说他们也可以害死别人的女奴啊!每次大会后,我们卫奴都会在岛上收拾很多的尸体,她们的样子没有一个不让人害怕的。”
  我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问詹妮:“你比较熟悉比赛,你帮大家每人挑一个比较适合的项目,只要能不被公共调教就行。”
  “嗯!”詹妮稳定了情绪,点了点头说道:“这些比赛比较麻烦的就是,比赛项目不是虐阴就是虐乳,比如你看这个沟沿赛跑,沟宽75厘米,女奴要被绑双手和胸部,塞口球堵嘴,阴唇要打上孔套上钢环,上面吊上250 克的重物,劈开腿在沟沿上奔跑。”
  韩蕾恐惧的问道:“现在打孔,不是会流很多的血吗?而且伤口也不会愈合啊!”
  “他们用的是激光打孔,不会流血,不过伤口却很嫩,难以承受,所以很多的奴隶主都提前打孔,给奴隶套上钢环。”詹妮接着道。
  “这种跑步,跑步时是很受罪的,这么宽的沟不要说捆绑了,就是轻装在上面跑也很困难,阴唇上再吊上重物,就更难受了。人在沟沿跑步时必然会左摇右摆,那个重物就会在沟内来回摆动撞击沟壁,使女奴阴部疼痛无力奔跑,搞不好还会掉进去,这样就会被淘汰成为被公共调教的女奴了。”
  听了这话,韩蕊的脸色都变了,“太可怕了,如果要是正经的比赛我不害怕,可是这样的虐待,我恐怕坚持不了几步就倒下了。”
  韩蕾也吐了一下舌头道:“也许我还可以多坚持一下。”
  “韩蕊,你能长跑吗?”詹妮问道。
  “没问题,跑步都是我的强项,我们队里的男队员也不是对手。”
  “那倒有一个项目适合你。”
  “那……是虐待哪里的啊?”韩蕊有些害怕起这些项目了。
  “只有这个项目是哪里也不虐待,这就是赛马车。”
  “赛马车?”韩蕊听到没有虐待,眼睛亮了起来。
  “对!你扮演主人的女马,拉着主人跑1000米。”
  “哈哈……这个好!没问题。”韩蕊笑了“那我是那个好呢?”韩蕾着急了。
  “你的强项是什么啊?”詹妮爱抚的问道。
  “我?我……我没有什么强项。”韩蕾犹豫的说道:“我就是喜欢在阴道里放电动跳蛋,有这个项目吗?”
  “小自虐狂!”韩蕊笑骂道。
  詹妮皱眉捂住了韩蕊的嘴问道:“你带着跳蛋还能走路吗?”
  “没问题!”韩蕾并没有在乎姐姐的笑骂高兴答道。
  “那要是在地上爬呢?”詹妮继续问道。
  “不知道,不过我想差不多吧!”
  “那你看这个赛狗怎么样?这个项目是给女奴带上跳蛋,双脚脚掌绑在一起,让人不能站立,而是像狗一样的爬行。你行吗?”
  “我想也许可以吧!”
  “没关系,一会儿,我再给你说说其他的项目,你可以再挑选一下。”詹妮真像个大姐姐,我看了都不觉得想笑。
  “谢谢詹妮姐。”
  “詹妮那你呢?”
  “我?我也不知道。这些项目都太可怕了,我还真不知道。”詹妮也害怕这些项目。
  “可那你也地挑一个啊。”我关心地说道。
  “我……我看我还是这个揪尾巴吧。”詹妮想了好久才下了决心。
  詹妮给我们细说了比赛,韩蕊姐们听得心惊肉跳,这真是对女奴的折磨啊。最后三女都选定了自己的项目。
  午饭时,女警卫拿走了参赛项目表。
  下午我们就开始研究比赛的要领了。
  晚上为了保存体力,我们没有一起睡,她们都回到了牢房。
  早晨,女警卫来敲门,送来了比赛的服装和刑具。
  比赛的时候,女奴必须穿着服装,带着刑具出席,所以我们在詹妮的帮助下就积极的准备了。
  吃完早饭,七点多钟我们就动身去了体育场了。
  我们四人来到运动场时太阳已经很高了,这里说是运动场,其实就是一个人工修建的四方的环形土山,土山的中间是运动场,运动场的最外侧是1000米马车跑道。
  为了有赛马时有尘土飞扬的感觉,岛上的人特地在这个热带潮湿的跑道上洒上了干土。在马车跑道中间是其它项目的比赛场地。
  在四周的土山上是奴隶主观看比赛的地方,上面用木栏搭起了六百多个围栏,里面有阳伞和奴隶主坐的几张大椅子,椅子的前面是奴隶们趴着的木制平台。
  在每个围栏外都有一个标有主人名字的牌子。
  在围栏里有大桶的纯净水、毛巾、红酒、各种饮品和简易快餐。这都是给奴隶主准备的。
  北面的看台是主席台,我的看台在南面与主席台相对。我们来到自己的围栏内。三女都一字排开趴在平台上,面朝场内。为了和她们聊天,我把大椅子紧挨着平台放下,坐在她们后面,凯卢也安静的坐在我身边。
  韩蕊头发缚在脑后,头戴头箍,上面插了根彩色的鹅毛,颈上戴着套着绳子的金属项圈。身上只穿了件黑色皮质的缚腰,缚腰的乳托托起她丰满的乳房,使乳头坚挺,缚腰靠近臀部的上面还有一条假马尾。她双手套这长筒的黑皮手套,戴着手铐。脚上穿着一双过膝的黑色长筒皮靴,膝盖带着护膝,脚上戴着脚镣,光着屁股趴在平台上。
  韩蕾也缚着头发戴着项圈,身上除了一个皮带缚乳什么也没穿,缚乳使她不算大的乳房坚挺,她没戴手铐和脚镣,双手被手掌对手掌的用黑色的塑料带缠住,双脚也是被脚掌对脚掌的缠住,这样的束缚就是不让她趴着她也站不起来。她小腿上戴着护腿的皮套和护膝。也撅着小巧的屁股趴着。
  詹妮把金色的长发编成了辫子,脖子上一样戴着项圈,乳房上戴着金属的乳托,勒起她饱满的乳房。她双手分别带着两只爬行用的皮掌,这种皮掌就象是皮靴,在里面还固定了手指,皮掌长筒上的皮带绑住了前臂使它不能脱落。
  双脚被分别带上了腿掌,腿掌把脚面和小腿绑在了一个平面上,使人挺着脚尖不能站立。从脚趾到膝盖都被厚厚的皮套裹着,这让人在爬行时不会痛苦。在詹妮的手腕和膝盖之间都连上了60厘米的钢链,使詹妮跪起时不能抬起手臂。
  “我不喜欢让人像狗一样的趴着。”韩蕊趴在平台上,股后的秘穴和肛门完全的暴露在我的面前,她没有回头,悄悄地说道。
  “不许提意见,你现在我的是马。”我小声说着,我啪的一巴掌打在了韩蕊柔滑的屁股上,虽然力气不大,但挨打的声音却夸张的响着。
  “哈……老兄,你在管教你的女马啊?”尤金这个讨厌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围栏。
  “哈哈……没什么,我总是喜欢调教我这几个宝贝。”为让尤金感到我对奴隶的酷虐,我说着用指尖在韩蕊的股沟里划过,韩蕊的臀部抖动了一下,没敢出声。
  “是啊,你这几个女奴都是极品啊。”这个家伙也走过来,贪婪的揉捏了一下韩蕊的屁股。
  随后他坐在我旁边,说道:“我的围栏在那边。”说着他的手指了指北面的主席台。
  “你走了你的奴隶有人管吗?”我问道。
  “没关系,就是逃跑她们能跑到哪去?周围都是海,还有警卫,给抓回来还得受到严厉的惩罚。”
  尤金拿起我围栏里的红酒和酒杯给我倒了一杯,他自己也倒了一杯。他翘着二郎腿两指悠闲的端着酒杯,笑道:“兄弟啊,你应该好好的置办一下你的家当了。”在我疑问的看着他时,他向我指指周围的围栏,道:“你看看在这里,哪个奴隶主像你这样寒酸。”
  我随着他的手指看去,周围坐满了世界各地的奴隶主,他们有的是全家人出动,围栏的平台上,少说都趴着七八个女奴,有的高达十几个,难怪平台修得这么宽大。
  “哈,我每次都想拿到这里的奖金,一千万欧元,太诱人了。”他喝了一口红酒,又向我问道:“你知道吗?这里的奴隶主每个都是花了50万欧元来参加比赛的。”
  他停了一下又道:“我和你是唯一没有交费的人。怎么样?岛主够意思吧?”
  “岛主真是太好了。”我假意感慨的摇着头。
  “你都参加了什么项目?”
  “喏!”我指着韩蕊三人,道:“赛马、赛狗、揪尾巴。”
  “哈哈……就这几个项目,你怎么能得奖呢?要不我给你送几个奴儿来帮你参赛?”
  “不用了,我能见见世面,已经很满意了。拿不拿奖的不重要。”
  “哈……你老兄的想得开,不拿奖金也不觉的可惜。啊……既然你喜欢看比赛,我这儿有个望远镜你先用着。”说着他把身上的一个高倍变倍望远镜给了我。
  我接过他的望远镜,看了一下。场内的情景看得清清楚楚,由于是变倍望远镜我可以调节放大的倍数,可以很轻松的纵观全场,或观察每一个性奴的身体细节。这些人在这奴役淫乱的世界里还真会享受。
  赛场的大喇叭里宣布比赛开始了,比赛场上热闹起来,第一项比赛是竞赛400 米跨栏,在跑马场的内侧有一个400 米黄土的跑道,跑道上摆满了一个一个的宽大的塑料跨栏,跨栏像一堵矮墙拦住了跑道,看样子这种跨栏是不会被踢倒的。
  从望远镜里我看见,一排六个女奴被绑双手,乳房被绑绳子勒得高耸,乳头上都打了孔套上了乳环,乳环上垂着金链,每条金链上都挂着一个铁环。她们穿着长筒靴,绳子捆住了大腿。这样捆绑跑步都成问题,怎么能跨栏呢。
  尤金饶有兴致的看着场地,说道:“我最喜欢看这个项目了。哈哈……女奴们穿的乳环、戴着长链、挂着铁环,跑起步来铁环一次次的拽着乳头,好刺激的。她们绑着大腿,要想翻过跨栏就得用腰从上面滚过去。跨栏上有磁铁,翻过去后还得用乳头把铁环一个个的拽出来。哈哈……跑完这场比赛没有几个女奴不流眼泪的,搞不好还会揪豁了乳头,如果没有铁环还要被公众调教,真是刺激。”
  听了他的话,我又从望远镜里看到了准备起跑的女奴,我深感痛苦,我对她们的处境也更加的同情了。
  “砰!”枪响了,女奴们被绑着腿蹒跚的跑着,乳环在身前左右乱晃,从望远镜里我已经看见两个女奴泪流满面了。
  跑在第一的女奴已经到了第一个跨栏,她刚跑到跨栏前两个铁环就被磁铁吸住,她费力的把铁环向跨栏的上面提,她深锁着眉头大张着嘴,这么远的距离我好像都能听到她痛苦的叫喊。她好不容易才把乳环提到合适的高度,然后用腰顶住跨栏背着手俯身从上面滚过。
  滚过去的时候后她没有掌握好平衡,一下子摔倒,但她的身体没有落地,而是被两个乳链拽着,乳头和乳房被揪成了难以想象的程度,她张着嘴大叫着,眼泪早就湿润了面颊,痛苦使她爬不起来,可是越是这样就越是痛苦。
  这时她后面的女奴也翻过了跨栏,正在左一下右一下抻动着乳链,一个、两个在那女奴的叫喊和泪水中,抻出了自己铁环,接着拼命地跑向下一个跨栏,可是刚才第一的女奴怎么也站不起来。
  其它的女奴也相继滚过跨栏,拼命的撕扯着她们早就被坠的生疼的乳头。
  看着这个残忍的场景,尤金兴奋的大笑了,“哈哈……你看那个笨蛋,乳头沾在跨栏上下不来了。”
  韩蕊和其他人也都在看,韩蕾吓得脸色发白,韩蕊气愤的屁股直抖。我怕尤金看出破绽,就温柔的抚摸着她柔滑丰满的臀部,韩蕊体会到了我的关心,好不容易稳定了情绪。
  詹妮看惯了这种场面只是无奈的摇头。
  比赛很快结束了,乳头被沾住女奴和一个中途摔倒的女奴,以及一个跑在最后的女奴被带走了。
  比赛就是这样的残忍,接下来的几场尤金都是笑得前仰后合,我却无心观看了。
  下一项比赛是狗拉爬犁。
  “老兄,该我了,我先走一步了。”尤金起身跑出了围栏。
  我招手送别,尤金没有回自己的围栏直接向跑马场跑去。
  “这种比赛真是惨无人道。”韩蕊终于说话了。
  我拍拍韩蕊的屁股,轻声道:“你现在是奴隶,不能说这种话,不要让人看出来。”
  接着又向她们几个轻声吩咐道:“你们还是想想你们的比赛吧!我不想你们让别人拉去调教。”
  “放心吧主人。”韩蕊显得特别乖巧。我爱抚的摸着她的臀部,眼睛也不自主的看了看她的肛门和蜜穴,她这种姿势真让我心动。
  “詹妮?”我扶着韩蕊,看向詹妮。
  “我也没事,主人”詹妮看来也有信心。
  “主人,那我可怎么办?”韩蕾这时却失去了信心。她恐惧得眼里沁着泪花。
  “没出息!”韩蕊骂着没用的妹妹,韩蕾呜呜地哭了。
  “过来。”我拍拍韩蕾可爱的小屁股,韩蕾乖乖的爬到我的面前。韩蕊回头看了看我们,我把韩蕾从地上抱到了怀里,我真感觉像是抱着一只可爱的小狗狗。
  我温柔的亲了一下她的小脸,为她轻轻的擦去眼泪,“乖!别哭了,你是我的小宝贝儿,我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
  “主人……”韩蕾一下子趴在我的肩头痛哭起来。
  韩蕊回过头笑道:“我的主人,你人还真好,还挺会哄人的,看来妹妹跟着你是跟对了。”
  “当然了,我们的主人是天下最好的主人。我看你跟着他也没错。”詹妮这时也高傲地说着。
  “跟她?”韩蕊装作傲气的扬起了头,不过下面的话没有说。
  第二场比赛开始了,尤金和其他五个奴隶主赶着车,每辆车的前面都有六个像韩蕾一样装束的姑娘。她们也是手脚被塑料带缠绕。不同的是她们的嘴里都被勒了一个塑料狗骨头。
  她们胸部被皮带缚胸勒起,乳头上戴着带齿的强力乳夹,乳夹上的金属链拉着主人的爬犁车,难怪要有六个人。
  女奴们在地上根本站不起来,后面的主人拿着皮鞭,不时的抽打她们白嫩的屁股和脊背。她们只能趴着,用自己的娇嫩乳头拉着主人的车拼命地爬。
  在马车跑道上,狗爬犁车跑得很慢,可以看出女奴们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她们每个人都流出了眼泪,口水也从嘴旁流出。
  尤金的车跑在第二,他拼命的挥动着鞭子。他前面的女奴脸上和脖子上已经湿成了一片,身上的水滴滴嗒嗒的落在地上,已经分不清是泪水、口水还是汗水了。
  韩蕾在我的怀里看着这种场面,吓得浑身发抖,我紧紧地抱着这可怜的小身躯,可是这对她没有任何作用,她吓坏了。我把她的头搬了过来,让她看着我,我俯身用嘴叼住了她早就挺起的小乳头。
  “啊——主人。”韩蕾在我怀里轻声的叫着,韩蕊回头看了看我们,脸上发红没有说话。
  我挑起了这可爱女孩儿的情欲,韩蕾在我的怀里娇声地呻吟着。
  我又亲吻她的嘴唇,她的红舌死命的缠住了我,我们吻了很久,我忽然感觉到腿上的温热,我放开了她的嘴,双手托起韩蕾挪开了她的小屁股。我发现我的裤子被韩蕾弄湿了。
  “对不起,主人。”韩蕾红着脸,詹妮也回头看了看不觉的噗嗤的笑了。这次韩蕊奇怪的没有回头。我看见她的大腿上也留下了白色的液体。
  我从桌子上拿出了纸巾,分开韩蕾的大腿,给她温柔的擦拭,韩蕾依然红着脸,用她被缚的双手套住我的脖子。
  “谢谢主人。”韩蕾温柔道。
  擦过后我又拿起了一块纸巾,探身把纸巾伸到了韩蕊趴着的两腿下。
  当我给她擦拭的时候,她的身体像触电一样的抖了一下,“啊——”她不由自主的轻声惊叫了。
  “呵呵……姐姐也湿了。”韩蕾这个小坏丫头,又恢复了以前的淘气。
  “闭嘴!”韩蕊的脸红了。
  “姐姐你应该说谢谢主人。”她又在淘气了。
  韩蕊没有说话,过了好久她才说道:“谢谢主人。”
  我爱抚的拍着韩蕊撅着的屁股。她没有动,但我感觉到了她体温的上升。
  “姐姐,你被主人擦得舒服吗?”韩蕾欣喜的笑道。
  “行了别闹了。”我拍拍韩蕾淘气的脸蛋。
  比赛已经结束了,尤金跑到了第五,因为她的女奴不堪殴打,有两个已经爬不起来了,由于他后面也一辆车走不了了,他就成了第五。
  接下来又是几轮的比赛,结束了狗拉爬犁的项目。下面该赛马车了。
  我把韩蕾抱回平台。就走到韩蕊面前把她扶起,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道:“这次看你的了,不要被人家给拉去调教了。”我无意中又看见了她被皮乳托托起的乳房。
  “放心吧主人。”韩蕊微笑了,看着我色欲痴迷的眼睛,她柔声道:“比赛回来给我擦汗时让你摸个够。”
  想不到这个特警女少校也会跟我说调情的话。我拍拍她的脸,给她打开了手铐,把她的手重新的铐在了背后,然后解开了脚镣。
  赛马车是这里速度最快的项目,因为女奴除了手被缚以外,几乎是轻装上阵。
  我把一根钢嚼子戴在韩蕊的嘴上。手里我拿起她项圈的绳子,对身后的凯卢吩咐道:“不准人任何人接近围栏,进来的人一律咬死。”
  三女听完不觉得一愣,想不到我会下这样的死命令,都不约而同的感激的看着我,凯卢明白事情的严重,没有吼叫只是轻轻的点头。
  我牵着韩蕊走向了场地。
  我们被分在了最后一场,赛马车比赛每个选手只跑一次,最终根据选手的的速度决定冠军。
  跑道上一次可跑六辆马车。在场上一辆辆马车跑完了全程,拉车的女奴有的被累得摔倒在地,我关心的问韩蕊:“你真的没有问题吗?”
  韩蕊笑了点点头。赛完后成绩很快就出来了,而且都被排出了顺序。
  我们都了好半天,最后终于轮到我们出场了。
  在赛场上,我给韩蕊套上了一辆轻便的马车,我没有坐只能站在车上。马车只限制了韩蕊的腰,可她其它的地方都是灵活的,我放松了她项圈的绳子让她轻松的跑步。
  马车比赛是1000米,女奴的体力消耗很大。这样的距离就是运动员轻松的跑,也要汗流浃背,何况再拖着一个人和车呢。
  “只要不是后三名就行,千万别给累坏了。”我不放心的说道。
  韩蕊不能说话,只是默默的点头。
  枪响了,韩蕊一下子冲了出去。六辆马车的女奴都在飞快的奔跑,1000米的路程,一开始就快跑是吃不消的,韩蕊只跑在了第三,由于女奴背铐着双手,要跑出速度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
  可韩蕊的体力出奇的好,她的速度不减在第一个弯道之前就超越了前面的马车,成为了第二。
  “好样的宝贝!”我鼓励着韩蕊。
  在进入弯道时,车辆允许了变道,前面马车的奴隶主是个日本人,他抢先进入了最内的跑道,韩蕊只能在后面跟着。这时我回头向后看,后面的车辆被落出去一大结子。
  我和日本鬼子先后跑过了弯道,“好了,我们第二了。没事了。”我高兴地说着。
  可是韩蕊好像没有听见,她还在加速,在进入直道时从外侧赶上了日本鬼子的马车。
  日本奴隶主看见了我们的车,不禁一惊,看来这个项目是他的强项。可是韩蕊的速度很快,渐渐的赶过了个他的马车。这个家伙嘴里高叫着,用鞭子使劲抽打她的女奴,无奈韩蕊的速度始终是他无法逾越的,再次进入弯道时我们拿到了第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九库全书 撸撸吧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