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未來[全] 10.女奴海岛
长篇H小说

作者:H小说吧     阅读:
收藏本书
我们睡觉的时候我解开了她的绑绳,她温柔的用手和大腿缠出了我,好像怕我一醒过来就会跑掉似的
  清晨我起床发现韩蕊没了踪影,客房的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了,我穿好了衣服又到了楼下,看见韩蕊依然在练功,不过这次她的动作比原来慢了很多。
  韩蕾悄悄的跑到了我的身后,搂住我的腰,撒娇道:“主人,喜欢我的礼物吗?”
  我无声地笑了。
  韩蕊练习了二十分钟就终止了,韩蕾在我身后向韩蕊调皮的大叫:“姐姐今天的动作真慢,我看连詹妮姐也打不过。”
  韩蕊的脸一下子羞红了,二话没说,一个箭步冲向妹妹,韩蕾哈哈的笑着跑进大厅,和刚要出来的詹妮撞了一起,两人都没有防备同时摔倒。韩蕊哈哈地笑了起来,“好!叫你们两个犯坏。”
  詹妮从地上爬起不依道:“你难道就不喜欢主人吗?”
  韩蕊羞红着脸,头也不回地跑掉了,沿途留下了韩蕊的声音:“我去做早饭了。”
  接下来的两天,都是韩蕾和詹妮缠着我,韩蕊依然独睡,我知道她不习惯和人分享我。
  在白天的时候,我总是和韩蕊到办公室去分析上岛事情,她给我看了凌秀和卫瑶的照片,她们确实非常的漂亮,不过仍稍逊韩蕊,凌秀看上去就象是一个柔情似水的女孩,这样温情的女孩也是武装特警,让人难以想象。卫瑶的模样看上去却很坚强,有一种比韩蕊还刚烈的样子。
  尤金又给我打来了电话,告诉我明天就要上岛了。我和韩蕊收拾了该带的东西。韩蕾知道可以不用离开我高兴极了。
  韩蕊拿来了箱子装上我们随行的衣服,詹妮跑过来说道:“不行的,韩蕊姐,你只能带主人的衣服。不能带咱们的。”
  “为什么?”
  “海岛有规定,在岛上性奴不能穿真正的衣服。”
  “啊?”韩蕊不觉地一呆,“那我们就这样光着去?”
  我想起了詹妮刚来的时候,她穿的是一件透明丝裙,我问道:“浴袍总可以吧?”
  詹妮想了想,点头道:“我想上岛可以,但在住岛上是肯定不行。”接着又想了想道:“不过我们可以戴贞节带,在地下室里我看过有像钢内裤一样的贞节带,如果我们用它当内裤穿,还可以防止别的主人欺负我们。”
  一想起贞节带韩蕊就红着脸全身不自在。
  第二天的早上,我把装有自己衣物的手提箱和工具箱带好,我的手提箱里有给被俘人员的追踪器,和侦察用的设备及手提电脑。随后我为詹妮三女戴上贞节带,又给韩蕊和韩蕾戴上手铐、脚镣、塞口球和项圈,依照詹妮的说法,她们的双手都必须锁在后面。最后我给她们身上套上了一件浴袍,缚上腰带。
  詹妮因为要给我拿箱子,所以我先给她穿上了浴袍,然后把手铐在了前面。其他的刑具也依次戴好。
  在三女的项圈上我没有用锁链,而是改用了绳子,这样她们的脖子可以轻松一点。
  尤金来接我了,他开了两辆大面包车。詹妮给我拿着箱子,我自己拿着必不可少的工具箱,手里牵着三女项圈上的绳子,带着凯卢上了其中的一辆车。
  在港口我们坐上了水上飞机。
  中午时分飞机到达了。我们再次的登上了这个小小的火山岛。
  这次我没有再住那个有套间的小楼,而是给我安排了一个更大的房子。这是专为奴隶主设计的小楼,小楼有三层,我们住在二层。
  房间有门厅和两间客房,独立的大浴室有二十平米,房顶上还有好几个吊奴隶用的铁钩。最让我不适应的是,房间里居然还有一个大牢房,就象真正的牢房,栅栏、铁窗、多个床铺,抽水马桶和上下水。
  看来詹妮她们是要在牢房里住了。
  进门后,我想给几个姑娘卸下刑具和贞节带,就把凯卢哄到了客房。
  我打开牢门上三女进去,我也到了牢里,我用钥匙打开了她们戴锁的塞口球让她们透气,我脱下韩蕊和韩蕾的浴袍,取下了她们的贞节带。接着我给詹妮开手铐,韩蕾问道:“这就是我们的房间吗?”
  我打来了詹妮的手铐,詹妮脱下浴袍,我边给詹妮打开贞节带边说道:“你们看来只能住在这里了。”
  韩蕊皱眉看着这间牢房,“真的要住在这种鬼地方吗?我讨厌这里。”
  想不到韩蕊还没调整过来当女奴的心态,这对我们是致命的!
  我把钥匙交给了詹妮,向韩蕊走去,我手捉住韩蕊的下巴,把她的脸硬抬起来,严肃的说道:“记住,你现在是奴隶!你没有权利选择主人给你的一切!你要无条件听从主人的命令。”
  韩蕊看到我的表情,知道了自己的失态,点点头道:“知道了,凡客!”
  “你应该说,是,主人。”
  “是,主人。”韩蕊的眼光黯淡了。
  我必须要让她明白,作为女奴再痛苦的事情也要服从,我严肃的说道:“现在,主人命令你亲吻我。”
  “你!”韩蕊羞红了脸看着我,可是片刻她就明白了,她仰头吻向了我。
  我低头吻着她,舌头和她搅在了一起。
  我的手指悄悄的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一下子摸到了她的秘穴,把手指插了进去,她身体不自然的扭动着,可是双手铐在后面无法阻止,在我手指的运动中,她的淫水流了出来,我放开了她的口拔出手指,把带着淫水手指举到她的面前命令道:“把嘴张开。”
  她看着我的手指,心里恶心得要命,但她必须适应,她厌恶的闭上了眼,无奈的张开了嘴。我把手指伸进她的嘴里,把淫水抹到了她的舌头上。
  “啊!”她轻声的叫着,恶心的想吐,我拿出手指按住她的下巴,命令道:“咽进去。”
  韩蕊屈辱的下咽了,眼泪涌上了她的眼眶,我一把紧紧的抱住了她,柔声地说道:“亲爱的,别怪我,如果你不能很快的适应,我们就都完了。”
  韩蕊含着眼泪温柔的点着头。
  午饭是岛上的两个女警卫推来了一个餐车,里面是丰盛的主人午饭、奴饭和狗粮,我锁好门把三个美丽的姑娘放了出来,四人和一条狗在门厅里大吃了一顿,然后才把她们再锁回牢房。在里面她们穿着浴袍,再没有戴任何刑具。
  下午,尤金来找我,他本还想去牢房看看我的女奴,可是看到凯卢把门就没有过去。
  他满脸陪笑的拉着我道:“走,你还没有好好的在岛上玩过呢,我带你去玩玩。”
  “去哪?”我犹豫道。
  “走吧!这里好玩得地方多着呢。”
  尤金紧拉着我,我们刚下楼,我就惊奇的看见两辆人拉的马车,说是马车因为车是按照马车的外形设计的。
  拉车的是两个金发女奴,她们头发被小绳绑成小辫,头戴头箍上插彩色鹅毛,嘴上带着金属的嚼子,双手被铐在背后,身上是一件红皮质的缚腰,乳房被缚腰的乳托托起,坚挺着乳头,缚腰的背后还插了一个马尾,裸露着臀部和阴部,脚上穿着红色长靴。
  女奴的皮缚腰连着车身的车辕,女奴颈中的项圈套着一根缰绳挂在车上。
  “怎么样?不错吧?这是我特别给你准备的马车。”
  看着把人搞成这个样子,我的心理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我跟着尤金上了第二辆马车,手里拿起了缰绳。随着尤金的指挥,两个女奴拉着车小跑了起来。
  女奴的厚皮靴在石头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嗒嗒声,她背着被铐的双手,甩着金色的辫子,扭着裸露的屁股跑着。头上的彩色鹅毛被风吹拂,缚腰上的马尾左右摆动,那种感觉倒真象是一匹女马。
  我们的马车来到了一个钢筋混凝土一层建筑旁,尤金把女奴们项圈上的绳子捆在了一个柱子上。就带我进到了里面,这是一个地下的建筑,我们从电梯下到了地下,尤金告诉我这是一个游乐馆,里面是享乐女奴最好的场所。
  我们先来到了酒吧,找到了位置坐下。一个女奴服务员小跑着来到了我们的桌前,女奴的嘴上带着橡胶球,身穿一件宽带露乳短裙,双手被捆在背后,乳房也被绳子勒起,身前一个托盘被吊在女奴的腰带上,脚带着脚镣,难怪她要小跑。
  尤金拿起女奴身前托盘里的菜单,用笔画了两下所要的东西,就用菜单上的夹子夹住了女奴的乳头,笑道:“快点小猫!”
  女奴痛得呜呜的叫着,向吧台跑去。尤金笑对我说:“只有这样这些奴隶的效率才会高的。”
  在他的谈笑声中,那个女奴用腰部的托盘儿,给我们带来了一瓶红就和两个杯子。
  尤金拿下了酒和杯子,给我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那个服务女奴一直站在我们身边没有走。
  “尤金,她这是……?”我指着那个给我们服务的女孩。
  “哦,你看。”尤金指着酒吧其他的桌子,“这里一张桌位都佩一个服务的女奴,她们会一直服务到客人离开。”
  这里居然是这样的服务。
  尤金伸手捏着那女孩的乳头,笑着说:“不错,很有弹性!”女孩儿被他捏的呜呜的流泪。
  不喜欢这里的环境,我看了看周围,这里都是游客都像尤金一样,一边喝酒一边拿女奴取乐。
  尤金看我不说话,就问道:“我看你今天很沉闷,是不是不开心?要不我带你去开开心。”
  说着把酒和酒杯放在服务女奴的托盘里,就起身走了,在这里怎么开心?我狐疑地跟着尤金来的了酒吧的里面的内室,一进门里面是一个走廊,走廊的一侧一排二十几个小屋,有的小屋关着门,门上亮着红灯,尤金带我进了一间空屋子。
  服务女奴也跟在后边,尤金来到了屋里的一台电脑旁边,问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我看到电脑显示器上显示出了一个个女人的头像,尤金翻了几页,我指了一下一个黑发的黄种姑娘。
  尤金又问道“你喜欢什么姿势?”
  “什么姿势?”我有些搞不明白。
  “啊!算了就这个吧!”他用触摸屏操作着电脑,完毕后他拍拍我的肩道:“好好的享受吧。”
  接着拍了一下服务女奴的屁股道:“走!小猫你跟我走。”
  说着他带这女孩离开了房间,并关上了门。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个房间很小,天花板的灯光很明亮,墙上是刚才那个电脑,屋子里只有一把椅子,椅子前面的地板上有一个活动的小门,上面写着“小心掉入”。
  在我呆呆的发愣时,那个小门突然一开,里面升起了一个升降机,升降机的地板刚好填补了小门打开后的空间,升降机上放着一个架子,一个黑发的女人被锁在上面。
  她两手和两腿都被迫分开,两个膝盖和两个胳膊肘分别锁在了一起,手腕和脚踝锁在了一起。她腰部下面有一个铁托,把腰部和大腿托住。胸前的乳房上方也有一个铁托,把前胸托住。这两个铁托上面都有皮带,把姑娘牢牢地固定在架子上。
  那个姑娘抬起头,我不觉得一惊,正是刚才我在电脑里看见的姑娘,她看见了我说道:“主人请过来,我为你服务。”
  这里享乐奴隶的方式很让我吃惊,连性奴服务居然都是这样的流水线模式的。
  我走过去,坐在椅子上,用手捧着这个女奴的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的眼睛湿润了,看来这里的享乐者从来就没有人把她当人看,问过她的姓名,她轻声的答着:“我叫杨凤妍,原本住在加拿大。”
  “你多大了?”
  “今年二十岁。”
  “你到这儿多长时间了?”
  “我被抓到这里已经有两年了。”杨凤妍哭了。
  “我把你放下来吧!”我怜惜道。
  “不行的主人,要是让岛上的人知道会打死我的。”杨凤妍拼命的摇头。
  “噢!”我轻轻的点头,这里对付女奴真是很残忍。
  “主人,还是我为你服务吧!”杨凤妍收住了眼泪。
  “你休息吧,不用管我。”我不想看道她难受。
  “求你了主人,如果他们发现我没有伺候好主人也会惩罚我的。求你了。”
  啊!无奈我脱掉了裤子,杨凤妍用嘴含住了我,直到我兴奋得勃起,她松开嘴道:“请主人把我转过去享用我吧。”
  我扳动了她的肩膀,托着她的架子无声的转动了,我把她的屁股掉转了过来,然后深深的刺进了她的蜜穴。
  在激烈的运动后,我喷射了快感,她又让我把她转过来为我吸吮。最后我坐下来,她祈求的说道:“请主人抚摸我一下吧!我好久没有被你这样的好人温柔地摸过了。”
  我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擦去了她的眼泪,又抚摸了她光滑的脊背,和垂在身下的乳房。
  我和尤金走出酒吧时,尤金问我感觉怎么样?我只得说很不错。
  尤金看了看表,告诉我,今天这里还有一个拍卖会。
  “拍卖会?拍卖什么东西?”
  “当然是女奴了,不过只是一晚,这些都是新鲜的货色。没有经过调教的。哈哈……不错吧?”新鲜的女人总是让他们感到兴奋。
  “我们也去看看有什么好货色,要不过两天海岛节结束后,她们就会被运到别的地方了。哈哈……”
  我们来到拍卖场时,拍卖还没有进行。在拍卖场里,坐了六十多个奴隶主。
  尤金告诉我,岛上的奴隶主还没有到全,要再过两天开运动会的时候还可以。
  拍卖场的台子上一排跪着六个姑娘,她们都穿着衣服,手带着手铐。看得出她们都穿的是自己的衣服,没有被人凌辱过,最让我注意的是第二个姑娘,我看见她穿着和韩蕊一样的特警制服。
  卖场主持人介绍着女奴的情况,“这一个是法国人,来到前是一个空中小姐……”他津津有味的说着,台下的奴隶主不时地发出淫荡的笑声。
  当主持介绍到女特警时,他把那女人的头发拽起,我看到了她的脸,她是凌秀。主持人道:“这个是国际刑警,姓名不详,她是到我们岛上刺探时,让我们给打下来的。她死也不说出她的姓名和军衔,所以我们不详……”
  想不到他们竟敢这样大张旗鼓的对待国际刑警。
  介绍完六个女奴后,主持人敲了一下锣,“好!现在开始报价。这里每个女奴的底价都是2000欧元。”
  场上的奴隶主们都争相的报价。可我心里却关心的是凌秀。我不知道怎么能联系她,还有她的那个队友,先把她买下来再说吧,我拿定了主意。
  第一个法国空姐被一个白头发的老头以12000 欧元买走了。
  现在拍卖凌秀了。
  “2500. ”有人叫道。
  “3000. ”
  我没有着急,我要看看这些人的心态。
  这个国际刑警,好像不太受奴隶主们的喜欢,价钱到了“5000”就没有人出价了。
  在她轻声的叫声里,我一直慢慢的刺到了她的底部,“凡客……慢点……好疼。”
  “5000,还有没有?”主持人拿起了小锤。
  “7000. ”我开始报价了。
  我的价格引起了轰动,他们没人愿意出这样的钱去买国际刑警的一夜。
  结果我以7000欧元买下了凌秀。
  晚饭时我回到了住所,我把情况偷偷的告诉了韩蕊,她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她高兴的抱着我亲了起来。
  看来不能向詹妮和韩蕾保密了,因为凌秀一被送来,她们就会知道了。
  韩蕾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姐姐,好久才说:“想不到姐姐是国际刑警啊!难怪老是没有时间陪我。”
  韩蕊温柔的抱着妹妹,柔声道:“是姐姐不好,这些年叫你受苦了。”
  詹妮乍舌道:“那主人你也是国际刑警?”
  我笑着亲亲她可爱的小脸道:“我不是,我现在是临时帮忙。”
  为了让岛上的人不怀疑,我又给三个姑娘重新戴上了手铐脚镣和贞节带。让凯卢到了客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九库全书 撸撸吧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