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与黑人
都市情感

作者:H小说吧     阅读:
收藏本书

       这天是周末,白露和约翰都在家休息不用上班,夏日明媚的阳光从阳台的玻
璃窗折射进来,一室明亮温暖。
  客厅里,约翰在专注地看球赛,白露慵懒地蜷缩着身子窝在一旁的沙发里,
凤眼半睁半眯,似乎立马就要睡着。
  忽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是白露的手机,白露懒懒的掀开眼皮拿过手机看了
一眼,看到手机屏幕上「媛媛」的字样,她忽然睁大了眼睛瞳孔一缩,整个人都
坐直起来。
  白露接听了电话,一声语调亲密的「媛媛」脱口而出,语气间有些若有似无
的紧张和期待。
  电话那头传来女声:「露露,我刚从B市回来,按照你的嘱托,我去那边忙
完差事以后顺便拜访了一下白雯和墨寒,留了几张现拍的照片,我这就发给你看
看。」
  白露急切地嗯了一声,草草寒暄两句就挂断了电话,她点开社交软件,打开
和媛媛的聊天窗口,眼底满是热切的期待。
  很快,那边就传过来几张照片,照片中都是同样的三个人,媛媛、白雯和墨
寒。
  白露目光紧盯着照片,第一眼看的却不是孪生姐姐白雯,而是姐夫墨寒。
  他……比起从前更加有男人味了,轮廓更加硬朗,气质斯文又稳重,一双深
邃的眼睛仿佛能包容一切。
  不,他只容得下白雯的一切,却永远看不到她白露的一腔热血和爱意。
  白露恍惚失神地摇了摇头,低垂着的眼睫失落而黯然。
  白露艰难地将目光从深爱多年依旧念念不忘的男人身上移开,看向另一个自
己的身影。
  跟自己九分相似的容貌和身材,截然不同的气质,这是她的孪生姐姐白雯,
是她心爱多年的男人的……妻子。
  白露扯了扯嘴角,看着照片上两个人默契十足恩爱有加的互动,心底满是苦
涩。
  既然两姐妹如此相像,那为什么他只一心钟情于白雯,而对她白露却不屑一
顾呢?
  她到底哪里比不上姐姐?气质?只要他愿意接受她,她可以改的啊!
  白露目光深沉地打量过照片里白雯的浑身上下,又挪开手,看了看自己的身
体。
  伸手摸了摸小腹和大腿,也许是心理作用,白露总觉得好像比之前松弛了几
分,白露的眉眼骤然拧起,满脸懊恼。
  她最近白天上班,晚上回来就是被约翰翻来覆去的操,都没有时间锻炼呢!
  白露手指一动把媛媛发来的照片保存到手机里,然后收起手机朝卧室走去。
  从衣帽间拿出一套瑜伽服,白露指尖微动,开始脱衣服。
  单薄的针织外套被脱下,纤长的手指伸到腰间两侧,抓住上衣的衣摆往上掀
起,纤细白皙的腰肢,可爱的肚脐眼,挺翘饱满的酥胸,一点一点逐渐暴露在日
光中。
  上衣被脱下来丢到一边,只剩下宝蓝色的胸罩包裹着两团呼之欲出的玉峰,
白露反手摸向后背,将胸罩的排扣解开,最后一层遮挡也脱离身体,两座玉峰挣
脱束缚傲然挺立在空气中,顶端两点红樱娇嫩欲滴。
  白露微微弯腰将牛仔裤脱下,弯腰间两瓣富有弹性的翘臀高高撅起,臀缝间
的丁字裤一路往前延伸到花瓣处,形成一个凹陷。
  白露直起身子,凝望着镜子里近乎赤裸裸的身体,女人五官明艳妖媚,身材
比例绝佳,和方才照片上的白雯分明不相伯仲。
  难道她的魅力真的比不上白雯?镜子里的女人倔强地抿着唇,她不甘心。
  想到客厅里的约翰,白露眼神微动,忽然起了些心思。
  她素手一抬,将丁字裤的系带也解开,这下子镜子里的人真的是不着寸缕了,
蜂腰之下是微微凹陷的胯骨,小腹下方是微微隆起的雪白小山包,白白净净的没
有一丝绒毛,往下是女人腿间紧闭的花瓣,此刻这粉嫩的花瓣儿干涸而安静,这
里只有在男人身下承欢时才会哭泣颤抖。
  白露换上布料极少的瑜伽服,拿出来瑜伽垫,朝客厅走去,她穿着性感紧身
的瑜伽服走过客厅的沙发,在沙发旁边的地板上铺开瑜伽垫。
  正聚精会神看着球赛的约翰冷不防被一片雪白的肌肤勾住了眼睛,他转头看
过去,目光如有实质地抚摸过白露的全身上下,眼神灼热语气轻佻:「嘿,宝贝
露西,你在干什么?」
  白露扬了扬下巴看他一眼,一手指向脚下的瑜伽垫:「看不到吗?练瑜伽呢
宝贝!」
  约翰浓密的眉高高挑起,吹了声口哨,眼底升起灼热的期待,白露看清他眼
里的狼光,被照片打击到的自信心总算捡回不少,她收回目光,认真地准备练习
瑜伽。
  开始正式动作之前,白露首先站成了标准的直立姿势,做了几组深呼吸,这
样可以扩充肺活量,为下面的正式练习做准备,竭力延长的呼吸间,白露的小腹
一收一放,凹凸成波动的弧度,而她胸前的两团玉乳则是起起伏伏,雪白的半边
乳肉在空气中隆起又落下,随着呼吸浮沉。
  白露弯腰趴了下去,先做了一个简单的下犬式,这个姿势让她的身体呈倒
「V」形,她下半身全部腾空,双腿交叠在一起伸向身体右侧,与地面平行,她
两只手往前放在地板上撑起整个身体,两手擦着地面往前移动。
  这个动作让她的臀部高高撅起,名副其实像一条缓慢走动的小母狗,上身俯
卧的姿态使得两边酥胸紧密地贴在一起,两团圆润雪白的乳肉中央一条深深的沟
壑,直直望过去便可见一线天。
  电视机里传来球赛解说员抑扬顿挫振奋人心的播报声,约翰听进耳朵里却自
动被大脑屏蔽在外,他虎视眈眈地盯着白露的方向,喉结滚动舔了舔嘴唇。
  做完了一整组完整的下犬式,白露深呼吸几口,站起身来动了动关节舒缓了
一下,又换成了山式,山式是站立的姿势,白露修长的双腿紧紧并拢,整个下半
身都往前倾斜,腰部以上却是极力往后仰,借着腰部的延伸和肋骨的上提拉长脊
柱,她的双臂和双手则是柔软地顺着头顶延伸,极力舒展着。
  白露高高往后仰着头,下颌和脖颈连成弧度优美的一条曲线,胸脯高高地挺
起,呼吸起伏间有细密的汗珠沁出,顺着雪白的山丘慢慢滑入深不见底的峡谷。
  约翰眼神一深,下腹不自觉地紧了紧,开始微微发热。
  转眼间白露又换成了鱼式,她仰卧在地上,两条大长腿笔直地绷紧往前伸,
两手放在臀部下面,用手肘往身后支起上半身,拱起的背部上蝴蝶骨翩翩欲飞。
  约翰灼热的目光一寸寸扫过,从白露紧绷的脚趾脚背,到白腻的大腿,在白
露的双腿间微微顿住。
  瑜伽服的下装是内裤样式,稀少单薄的弹性布料紧紧贴着身体,约翰眯着眼
睛稍微仔细一看,就能看出白露下面根本没穿内裤。
  白露趴在地上双手往前放,用手肘的力量撑起上半身,修长的颈部笔直地拉
起,下巴高高往上抬,头部微微向背部靠,这姿势让白露的胸部更加凸显挺翘,
约翰目光凝在那两团雪白诱人的软肉上,嘴里随意开口道:「露西宝贝,这是眼
镜蛇吗?」
  白露深呼吸一口,微微喘息着回答:「是的呢,宝贝。」
  可能是经过运动,她的嗓音夹杂着一些沙哑,微喘之下便听起来格外的撩人
心弦,约翰原本随意放在身侧的双手忽然握拳,手背绷得紧紧的,他想了想自己
所了解的那些瑜伽姿势,眼看着白露已经结束了眼镜蛇式动作,他忽然说:「宝
贝,能来个猫和牛式吗?」
  「猫和牛式?」白露闻言愣了愣,从脑海里调出猫式的内容,她眨了眨眼,
忽然失笑,眼底闪过了然。
  不枉费她特意挑的瑜伽服和预先挑选出更能凸显身材曲线的动作,猎物果然
上钩了呢!
  「好的宝贝。」嘴里轻快地应了一句,白露弯腰屈膝,往下一跪。
  白露跪在地上,双手着地,眼睛看着地面,吸气时她的腹部收紧,肋骨保持
紧张,像猫一样。呼气时她拱起背部,抬起胸部,好像牛一样。
  这般姿势像极了往日里白露被约翰后入时的样子,约翰难耐地舔了舔嘴唇,
从沙发上起身走了过来。
  白露眼睛看着地面,耳朵却时刻听着约翰的动作,男人起身后便踱步往她的
方向走了过来,最后停在了她身后。
  约翰蹲下来,黝黑粗糙的手先摸向白露的脚踝,白露受惊式地浑身一颤,细
白的脚踝在男人的掌间震了震,白露停下动作扭转头来,好似十分惊讶:「约翰?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抓着我的脚?」
  约翰看也没看她,嘴上也没有任何回应,自顾自地捏着脚踝揉了揉,力道有
些大,白露难受地轻哼一声,却半推半就地没有挣扎,约翰满意地眯了眯眼,将
手移向白嫩的小腿。
  粗糙的掌心磨砺着嫩滑的肌肤,带来微微刺痛,又有几分异样的刺激,白露
撑在身下的手抓紧瑜伽垫,咬紧嘴唇压抑住喘息。
  大掌从小腿一路往前游走抚摸着,路过腿弯时约翰坏心眼地掐了一把,迎来
女人失控的一声惊呼,那一声带着沙哑的轻喘,叫得约翰心头微微酥麻,他摸向
白露光滑的大腿,时不时地揉捏抚弄,渐渐感觉到手下的娇躯明显开始颤抖。
  约翰往前凑近了些,随后双手齐齐动作,从大腿揉捏到翘臀,两瓣被弹性布
料包裹着的臀瓣在他掌间波浪一般起伏,柔软又有弹性地变幻着形状。
  「啪!」约翰忽然抬手一巴掌拍在白露的左边臀瓣上,白露猛地一颤,那半
边臀肉被打得疼得发麻,她扭过头来瞪向约翰,娇喝道:「约翰你干什么?疯了?」
  「啪!」回应她的是另一边臀瓣遭受到的同样的待遇,白露疼得轻嘶一声,
双臂有些支撑不住了,脱力趴回地面。
  这一动作使得白露的屁股更加翘起,仿佛是被打舒服了一般主动往大掌上凑
过去,约翰眼神火热,十分受用地继续用双手拍打着白露的臀。
  隔着瑜伽服打得还不过瘾,约翰伸手勾住下装的边缘往下一扯,直接将其从
女人腿间脱了下来,然后果然看到瑜伽服下完全赤裸的下体。
  两边臀瓣已经被他打得红彤彤的,连着臀缝宛如一颗大型的熟透的水蜜桃,
正中央是粉嫩的菊花小穴,层层叠叠的褶皱正瑟缩着轻轻呼吸,楚楚可怜的模样,
再往下是女人腿心的花瓣,倒是没什么动静,眼下约翰对花瓣全无兴趣,一双炙
热的眼睛直勾勾盯着那朵粉嫩小菊花,眼底的欲望逐渐升腾。
  约翰松开手,迅速将自己的裤子脱掉,内裤也一并褪到大腿下方,已经有抬
头趋势的黑色巨兽被释放,在半空中抖动了一下硕大的头颅,瞧着狰狞无比。
  白露浑然不知身后的景象,还微红着脸埋头趴在瑜伽垫上,裤子被脱掉,她
想着约翰大概是想操她肉穴了。
  约翰跪到白露身后,双腿分开在她身体两侧,两只手在白露光滑白皙的腰肢
上抚摸着,半硬的性器慢条斯理地在臀瓣上戳弄。
  臀瓣上传来的滚烫触感立马让白露明白那是什么东西,她微微眯着眼睛,有
些期待接下来的快感,这些日子以来,约翰带给她的性爱虽然粗暴、放肆、但又
要命地舒服。
  瑜伽服上半身只包裹着胸脯前后的一截范围,从胸前延伸的带子一路爬向锁
骨和脖颈,在颈后打了个结,此刻约翰伸手将那个结轻易扯开,带子松开来,将
白露的酥胸解放开来。
  约翰把白露胸前的布料往下一拉推到腰间,两只大手探到胸前抓住两团软绵
绵的玉乳,尽情地揉捏把玩,他身下的肉棒也没有停歇,一直在白露的臀缝和腿
间花瓣处摩擦滑动,却并没有插进去的意思。
  白露被揉得浑身发软,她动情地微微撑起身子,屁股轻轻晃动去迎合肉棒的
磨蹭,似乎是在哄着约翰的肉棒快点插进去,给她舒服和痛快。
  等到肉棒在揉弄奶子和磨蹭下体的双重快感中逐渐硬了起来,约翰收回手使
劲掰开两片臀瓣,将肉棒顶端的蘑菇头对准那小小的菊穴,推开褶皱往里面插进
去。
  在一感觉到小穴有异物闯入的那瞬间,白露后庭的穴口立马缩紧,就算约翰
的肉棒上已经蹭了她前面的花瓣上不少的淫水,有了些许的润滑,但这一下子还
是被吸的没法动弹。
  从没有被开拓过的后庭甬道狭窄而紧致,菊穴口的褶皱拼命地往中间缩,箍
着入侵的巨物,紧的几乎要把约翰的肉棒给绞断了,同时穴里面的肉都挤成一堆
挡在龟头前,导致他停滞不前,根本捅不进去。
  约翰难受地低咒一声,额头已经冒出大颗的汗珠,但白露的身体越是推拒他
的肉棒,他就越是想要粗暴地摧毁她所有的抵抗。
  而白露根本没料到约翰会突然对自己的后庭感兴趣,这一下直接把她插懵了,
没有经过任何润滑扩张的后庭突然被异物入侵,虽然只进来了半个龟头就卡住了,
但这还是让她疼得拱起了背部,闷哼一声呻吟着骂道:「去你妈的约翰!你在搞
什么?快出去!」
  一边骂,白露一边挣扎着想将男人推开,但男人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她的双臂,
粗壮的双腿将她两条腿紧紧夹在中间,直接将她的活动空间全方位地锁死。
  约翰对白露的怒骂声恍若未闻,他甚至拉开动作,狠狠一挺腰,将龟头部分
硬生生挤了进去。
  「啊——」白露疼得尖叫一声,她咬着嘴唇表情痛苦,撑起上半身试图将身
体往前挪,想要借此阻止约翰试图继续往里面挤的动作,那肉棒只要稍稍一动,
她是真的觉得自己后面的穴口要撕裂了。
  但她才刚一动作,就立马被约翰按着臀部压了回去,似乎是生气于白露的试
图逃离,约翰将腰胯一沉,粗暴地用肉棒继续深入劈开狭窄的甬道,开始慢慢抽
插起来,被他完全压在下方动弹不得的白露只能眼睁睁地感受着男人的性器在身
体里驰骋。
  好烫……好大……好疼啊……
  紧致的菊花里塞进了这样一根又粗又大的巨根,那根大家伙如同在火上被烧
红过的铁剑一般,刺穿她的后庭,带来尖锐的疼痛和难忍的灼烧感。
  约翰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他的胯部开始用力,腹肌线条绷紧,把火热
的性器嵌进白露干涩的菊穴内,他的动作不快但却很坚定粗暴,一下一下地抽出
来又插进去,分外折磨人。
  没一会儿,撑开白露后庭甬道的性器无声无息地又胀大一圈,原本就被绷紧
的菊花褶皱呜咽着再次被撑开,干涩的甬道蠕动着想要排挤出异物,而这样硕大
的尺寸让白露甚至一瞬间怀疑自己正在被什么猛兽侵犯后穴。
  菊花和阴道太不一样了,后庭的包容性哪里比得上前面的花穴,白露极力咬
紧牙齿不想让丝毫的痛呼和呻吟泄露出去,免得禽兽约翰听了更加兴奋,但这样
缓慢的强行开凿对她而言简直是一种折磨,此刻她毫无快感可言,只觉得后方又
疼又酸又胀,难受得不行。
  约翰却是截然不同的感受,菊花小穴让他体验到了要命的紧致感,那穴儿越
紧,穴口越是拼命地推挤箍紧着他的硕根,穴里面的软肉就越是如同千万张小嘴
在使劲吸着他的肉棒,仿佛要将他给榨干似的,让他爽到不行,快感轻易便到达
了往日的极致。
  白露却是痛到了极致,她的菊穴儿太小,而约翰的阴茎实在太大了,她怎么
努力都憋不出一点点的快感来抵消痛楚。
  明亮的客厅里,女人全身赤裸地跪趴在瑜伽垫上,她上半身无力地贴在瑜伽
垫上,头顶绑成松散马尾的头发早就不知不觉地凌乱散开,乌黑的长卷发铺陈在
瑜伽垫上以及她雪白的肩背上。
  发梢尽头是她赤裸的蜜臀,两瓣还残留着通红掌印的臀瓣被男人压在胯下,
臀缝中央的菊花正被男人黑色的大肉棒插入,原本粉嫩的颜色变成了鲜明的艳红
色,边缘的褶皱明显已经被操弄地肿胀了一圈。
  男人的顶弄又深又重,每一次深入都撞得女人浑身无力地往前滑去,腰下精
壮的大腿肌肉狠狠拍打着娇嫩的臀肉,使得两瓣软肉上的红晕更深,一看就是惨
遭蹂躏的模样,毫无怜惜可言。
  白露死死咬着嘴唇,双腿无力地跪着,她脚背紧绷,贝壳般漂亮可爱的脚趾
也是痛苦地蜷缩着,她紧闭着眼睛,细长的柳眉拧成川字,滚烫的泪珠儿不断从
她的眼角滑落,温柔地吻过她姣好的脸庞,艳红的唇角,最后隐没进瑜伽垫里。
  但指望身后的黑人能够施舍温柔显然是不切实际的,最终白露还是难以忍受
地开始呜咽出声,那凄惨可怜的声音让约翰听了更加兴奋。
  他通红的眼看着眼前小小的菊穴被自己粗大的肉棒撑成一朵圆圆的大葵花,
那一圈原本密密麻麻的褶皱都平顺了许多,他将肉棒抽出,那大葵花又变成了小
菊花,再狠狠插入,菊花再度为他绽放。
  而且菊穴比阴道更加狭窄紧致,虽然不及阴道湿润,但另有一番要命的快感,
约翰大力耸动着腰胯,大肉棒利剑一般在白露的菊穴里肆意挞伐,他舒服地不停
发出粗粗喘息声,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狂野失控。
  白露痛得发不出声音来,她甚至感觉穴口都要被操得撕裂开了,也不知道流
血了没有?
  她紧闭着眼睛,身子被操得在瑜伽垫上前前后后地摩擦,眼角晶莹的泪珠依
旧流淌个不停,啜泣哽咽声也被男人粗暴凶狠的操弄撞地粉碎,直接化为虚无。
  约翰死命操干着白露的菊穴,他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阴茎下两颗硕大的肉
囊里装着粘稠的精水,激烈地拍打在白露通红的臀瓣上,一直插了好几百下,那
穴儿和进出的肉棒之间的缝隙里忽然淌出一缕鲜红的液体,约翰愣了愣,脑子空
白了一瞬,但这一瞬间的担忧完全压不住毁天灭地的兴奋,他把他的东方美人操
出血了……
  约翰眼睛里迸发出凶狠扭曲的快意,他张嘴粗粗喘息着,下体失控地再度加
快了抽插速度,强硬地贯穿女人的后庭,一下比一下更重,同时喉咙里发出满足
的低喘。
  几十下之后,约翰忽然顿住抽插的动作,他低吼着扫开白露后背的长发,俯
身紧紧咬住白露后颈的软肉,像是强迫母兽交配的公兽,肉棒抵着被干得狼狈不
堪的菊穴,随着精囊一阵猛烈地收缩,他缓慢而沉重地再度顶了一记,直接插进
最深处,随后下体一阵抖动,射出几股白灼火烫的浓精。
  一大股一大股浓浓滚烫的精液射进小穴内,约翰压在白露肩头缓解高潮的余
韵,却发现身下的白露没了一点动静,他拨开长发看向白露趴在瑜伽垫上的小脸,
这才发现她早已经被操昏了过去,失去了意识。
  约翰缓了缓之后便从白露身上退开,疲软下来的肉棒从红肿的菊穴抽离,抽
出纸巾将肉棒擦拭干净之后便若无其事地回到沙发上继续看球赛。
  而白露还昏睡着,浑身赤裸的女体孤零零地趴在瑜伽垫上,后庭可怜巴巴的
小穴被大肉棒撑出来一个不小的洞口,久久都不见闭合,没一会儿,那洞口开始
流淌出一股一股浓稠的精液,混合着淡淡的鲜红血丝,膻腥味混杂着淡淡血腥味
弥漫在空气中,经久不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九库全书 撸撸吧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