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少性爱滋润的妈妈
人妻乱伦

作者:H小说吧     阅读:
收藏本书
       我家在兵库县是个庞大的家族,各行各业几乎都有我们家族涉入的足迹,我
  的父亲在五年前因为恶性脑瘤的疾病而去世了,讽刺的是,他本身就是一个知名
  的外科医生,经营整个县内大的一家私人医院,却因为事业繁忙,没有及早发
  现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在他正当壮年的四十岁就留下妈妈千绘和我而撒手人寰
  了。
  由於医院的股份还握在成为未亡人妈妈的手里,所以她顺理成章地成为爸爸
  留下来的医院的董事长,也因此将来必须成为一个医师,就成了还读初三的我无
  法抗拒的宿命了。
  变成寡妇後的妈妈,因为医院的盈馀很丰厚,所以她也不必为生活而烦脑,
  只专心一意地督促着我用功读书,将来考上医学院顶替爸爸的职位。但是光只照
  顾我一个人对妈妈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医院那边的事又有事务长替她经营着,
  所以大部份的时间妈妈都是很无聊的,幸好她想到了以前学过的插花,可以拿来
  消磨时间。
  妈妈在家里成立了一个插花研究社,意外地竟然获得了附近有闲太太们的支
  持,她们聚在一起研究插花艺术,有时当然也会闲聊起各人家里的种种事物,就
  这样我们家里就变成了附近太太们聚会的场所,我们这个没有男主人的家里也就
  显得比较热闹些。
  这天是我考完高中入试的日子,由於平常我在学校成绩优良,这次的入学考
  试几乎可以说是我的掌中之物,不必等发表录取名单就可以知道我考得一定不错,
  非第一志愿的学校不作其它的想法。所以我在下午考完试後,打算轻松地看场久
  违了的电影,晚上再去逛逛街,舒散一下考试带来的疲累和紧张感。
  当我打电话告诉妈妈我的计划後,妈妈也很赞成地鼓励我去休闲一下,并且
  还问我口袋里有没有钱?够不够开销?
  妈妈就是这样对我关怀备至,这也难怪,从爸爸去世以後,我就成为她生活
  中的重心,也是她下半辈子的依赖对象呐!
  当我逛完了街,买了一些东西,坐电车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
  我轻轻地开了大门走进家里,却发现这麽晚了,妈妈还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我
  惊奇地道:「妈妈!你不是都是十点半就上床睡觉了,怎麽今天这麽晚还在看电
  视?是不是不放心在等我回来呀?
  妈妈高雅地一笑,道:「当然也有等你回来的意思,不过今天晚上妈妈不知
  怎麽搞的,突然觉得很累,骨头好酸,贵志!你来替妈妈捶一捶好吗?
  我道:「好呀!妈妈,你忘了,捶背是我的专长呀!」妈妈听了,笑了道:
  「对呀!妈妈以前酸痛,都是贵志帮我捶好的,嗯!对了,客厅里的沙发椅太窄
  了,不好翻身,不如到妈妈的卧室里去吧!妈妈的床上也比较宽广,你捶得好的
  话,妈妈还会给你嘉奖的唷!
  我没有异议,妈妈说着,懒洋洋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就帮她关掉电视和
  客厅里的电灯,跟着她一起来到她的卧室里。
  妈妈的卧室非常宽大,约有我房间的四倍大小,一张大床如果挤一点,可以
  睡上四、五个人呐!而且还是套房,里面就有厕所和浴室呢!
  妈妈俯卧到她的床上,搂着枕头,一动也不动地趴着,像是睡着了一般。
  我轻声在她的耳边问道:「妈妈!是不是现在就要开始了?
  妈妈只是闭着双眼,懒懒散散地发出一声鼻音,算是回答了我。我就开始用
  双手在她的玉颈後面和香肩部份按摩起来,接着又捏、又捶、又揉地帮她疏散筋
  骨,力量不会太重也不太轻地恰到好处,只听她舒服地从鼻子里发出轻微的哼声
  表示她的爽快。
  接着我再替她捏揉双臂,虽然还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但是我手里的感觉仍
  能察觉出妈妈的肌肤还是那麽地细嫩滑腻,就像我七、八年前第一次为她按摩时
  一样,看来三十七岁的妈妈,身体的状况还保持着二十几岁的模样,丝毫也不显
  得有老化的现象。
  妈妈忽然要求道:「贵志!妈妈的背部比较酸,你就多捶一捶背部吧!唉!
  妈妈老喽,今天多做一点家事就累成这样,到底也不年轻了呀!「
  我赶紧对她说道:「妈妈!你一点也不老呀!附近的太太们都说你看起来只
  有二十五岁呐!像隔壁的山本太太才三十五岁,看起来,就要比你大了将近十岁
  呢!」
  妈妈听了我赞美她年轻的话,显得非常开心地笑了起来,女人不管到了什麽
  . 年纪,都是喜欢听别人说她们年轻的,何况她也的确比其他同年龄的女人年轻
  许多。
  这时我的手在她背部的两侧开始揉捏着,由上而下,由左而右,在整个背部
  捏完的过程中,一直都没有碰到类似丝带之类的东西,可以肯定的妈妈睡衣里面,
  一定没有穿任何例如胸罩之类的衣物。
  以前我还不会对女人发生兴趣,常常替妈妈按摩也觉得没有什麽,但是在半
  年前我学会了用手淫来解决自己的性欲问题以来,对女人开始注意了起来,从学
  校的女老师到街上看到的美丽女人,在晚上冲动的时候,都会把她们当成幻想中
  的对象,然後就喷射了出来。可是眼前的女人是我从小尊敬的妈妈,直到今天我
  才发觉她也是一个性感的美女,唉!我真不该,怎麽能对自己的母亲产生这种淫
  邪的念头呢!
  就在我捏揉按摩之下,妈妈的背部肌肉渐渐地松弛了下来,我知道她已经分
  舒畅了。
  果然,妈妈觉得背部已经捏够了,接着说道:「贵志!还有妈妈的腿部也要
  捏呀!今天跪坐太久了,妈妈还没有这麽累过呐」。
  我遵照她的意思,轻轻地开始握着拳头在她小腿上捶打了起来,一路往她膝
  盖部位捏揉轻打着。
  妈妈又吩附我道:「妈妈的大腿也很酸呐!你也替我捏捏吧!」
  我又在她的大腿後的肌肉上按摩着,渐渐按上了她丰满结实的大屁股,妈妈
  的肥臀颇具弹性,我将姆指按在她的屁股沟上,另外的四只手指则在她的大腿内
  侧按揉着,妈妈舒服地微喘着香息,我的气息却越来越重,因为从手头传来的感
  觉是那麽的柔嫩滑腻,彷佛按在一团软软的绵花上,一直刺激着我的神经系统,
  按揉的动作变得很不规则地时轻时重的了。
  妈妈又舒服地道:「嗯!贵志,你按摩得真好,谢谢你啊,让妈妈如此舒服
  . 」
  我摸揉着她那细嫩丰实的肌肤,已经有点克制不住我胯下的大鸡巴,它一直
  在我裤子里涨大充血着。
  妈妈意犹未尽地说道:「好了,现在背部的肌肉都按摩过了,嗯!妈妈的前
  身你也替我按摩吧!」我听了她的话差点喷出鼻血来,妈妈大概以为我和她是母
  子关系,所以如此不避形迹地让我替她做全身的按摩,可是我正在青春期的发育
  当中,怎麽能够抗拒她娇躯的诱惑?妈妈真是害死我了,可是现在不按又不行,
  那岂不是欲盖弥彰了吗?
  妈妈翻个身转了过来,全身成大字形地软瘫在床上,身上的睡衣下摆因为翻
  动的关系,现出了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刚好可以让我看到她下身所穿的一条小
  小的浅黄色三角裤,我不想偷窥妈妈的下体风光,可是不争气的眼睛总会溜向那
  里,看清了她的这件小三角裤只能遮住她那神密的阴阜而已,有些浓密的阴毛从
  她的三角裤旁露了出来,从侧面看去,也可以看到那高高隆起的阴阜所造成的小
  山丘,逗得我大鸡巴越挺越高,几乎快要突出我的裤子来了。
  我拿眼偷偷看着妈妈,只见她仰面躺在床上,媚眼微眯,嘴角泛出舒服的笑!
  意,我抖着手按上了她平滑的小腹,搓磨之间只觉手感滑腻,妈妈的鼻子里
  哼着舒服的「嗯!嗯!」声,我故意把手在按揉之际轻轻拨开她睡衣的下摆,啊!
  一片黑森森的阴毛在她小三角裤上方露了出来,连那雪白的肌肤和小小的香脐都
  可,以窥视到。
  我吞了一口垂涎的唾液,十根手指在妈妈的小腹上按摩着,渐渐向下移动,
  手指边缘已经触摸到她的阴毛了,再看妈妈还是毫无警觉地躺在床上享受我的服
  务,我这时胆子也大了起来,有意无意间用指头在妈妈的小三角裤的边缘搓揉着,
  妈妈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由她鼻子里呼出来的气息越来越浊重了。
  只是我也不敢直接摸上她的阴阜,不过即使如此也够我销魂的了,再把手渐
  渐上移,揉过小腹、肚脐,来到她胸前高耸的乳房下方,藉着按摩的机会,偷偷
  地用手掌边缘搓磨着妈妈的肥乳基部,妈妈的哼声更大了,小嘴里也咿咿唔唔地
  不知在叫着什麽。我再偷看她的小三角裤,发现中间部位不知何时已经分泌出一 ,
  股湿湿的液体,把那小三角裤弄得湿了一圈圆圆的痕迹,使薄薄的布料变成半透
  明,几乎可以一根根地算出里面有几根阴毛了。
  妈妈终於由她小嘴里哼出了爽快的声音,刚一出声,她就马上警觉地闭上小
  嘴,然後睁开媚眼,掩饰性地说道:「嗯!贵志,妈妈的疲劳都被你的按摩治好
  了,妈妈累了,想要睡了,你也回房去睡吧!」
  我还不想放弃偷看她如同半裸的机会,於是对她说道:「妈妈!我还不困,
  我们很久没有谈心了,今晚就来谈谈吧!」
  妈妈想了一下,然後拍拍床,示意我上去坐着,沉默一下,接着道:「我们
  要谈什麽呢 」
  我道:「妈妈!自从爸爸去世以後,都很少看到你的笑容了,你要看开一点
  嘛!人死不能复生,最需要照顾的是活着的人呐!」
  妈妈媚眼微红,有些伤感地道:「你爸爸去的实在是太早了,留下妈妈孤单
  单的一个女人,要不是有那家医院的收入作为我们母子的生活费,我们这孤儿寡
  母的不知道怎麽活下去呀!」
  说完,妈妈叹了一口长气,显得有些神情寞落地哀伤着。
  我安慰地道:「妈妈!不要伤心了,儿子会孝顺你的,我会努力用功读书,
  将来当一个像爸爸那麽有名的医生,赚很多钱让你过着舒舒服服的生活,妈妈,
  你就不要哀伤了嘛!」
  妈妈又流着眼泪说道:「唉!你还小,不知道事情没有那麽如意的,一个人
  活在世上,除了物质的生活以外,精神上的慰藉才是最重要的呐!妈妈自从你爸
  爸去世以後,就很少打扮自己了,唉!女为悦己者容的道理,你现在是不会懂的,
  妈妈现在连有些化妆品都快要忘了怎麽使用了哩!」说着,妈妈的眼里继续涑涑
  地流着泪珠。
  我道歉地说:「对不起!妈妈,是我不好,惹起你伤心了。」
  妈妈摇摇头道:「不……是我自己感到伤心的,这是妈妈的私事,跟你没有
  关系的。」
  我继续追问道:「究竟有什麽事让妈妈你这麽难过,你就告诉我嘛!也许我
  可以帮你解决的。」
  妈妈想了好久,终於下定决心,鼓起勇气地道:「好!妈妈就告诉你吧!简
  单的说,爸爸去世对妈妈最难受的事,是妈妈要一生都独守空闺了,这对妈妈这
  种年纪的女人来说,是一种最残酷的惩罚,女人的身体需要男人的爱来滋润的,
  妈妈发觉这几年来自己苍老了不少,嗯!妈妈所缺少的是…是性爱的滋润呐!」
  说完,妈妈满脸娇红,羞得十分难为情地把她的头低了下去。
  我对妈妈的处境非常同情地道:「妈妈!那你可以考虑再婚呀!要不然……
  去找个情人同居也没有关系的嘛!
  我这麽大了,会替你的立场考虑的。「
  妈妈小声地道:「再婚是不太可能的,妈妈还是忘不了你爸爸,而且以我们
  家的声誉也不容许族里的寡妇再婚;同居更是违反道德的事,让别人知道了,叫
  妈妈以後怎麽做人?」
  我接着道:「妈妈!既然不再婚又不找人同居,那你的性欲是怎麽解决的?」
  妈妈用几乎快要听不到的声音羞赧地说:「妈妈……晚上都失眠呐!一直睡
  不着觉,有时候实在不得已,只好抱着棉被,躲在被子里哭到早晨才迷迷糊糊地
  睡去。」
  我再提供她一个方法,对她说:「妈妈!那你可以……自己用手……自慰嘛!」
  妈妈羞红了娇靥,似乎很难说出口地道:「你……你说……什麽?自……自
  慰 」
  我也很不好意思地道:「嗯!你……不知道……自慰…的意思吗?就是……
  用手……自……自己抚摸,或是用其它的东西插进……或是用假…假鸡巴来……
  来……」
  说着,妈妈和我的呼吸都变得非常急促了起来,毕竟这种事情由我这个儿子
  来说,听到妈妈的耳里,会让俩人很不好自处的。
  妈妈红着脸沉默了好久,才道:「是不是就…就像……你刚才……按摩……
  妈妈…的……身…身体……让……让我……感……感到……很舒服……那样?」
  只为了说完这几句话,妈妈像费了全身的力气那样,挣得面红耳赤,我的大
  鸡巴也在裤挡里不安份地涨得让我很难受。
  妈妈接着又道:「可……可是……我……妈妈……不……不知道……要……
  要……怎麽……做呀!」她坦白地道出她的无知。
  我很惊讶地道:「什麽……妈妈你……你真得……不……不知道……要怎麽
  自慰?」
  妈妈一脸惭愧地羞红着脸道:「是……是的妈妈连听都没……没听过……妈
  妈从小就生在很好的家庭里……长大後嫁给你爸爸……除了夫妻正常的…的……
  性交外……连黄色录影带……妈妈都没有看过……其实妈妈是很保守的……」
  我觉得很纳闷,在这二十世纪的环境里,竟然还有人不知道如何自慰!妈妈
  真的可以算是稀有动物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九库全书 撸撸吧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网址大全